_麟毛

孤苦伶仃一只狗,独自在双修

领路人的身躯用火焰焚烧成了灰烬,往日跟在她后边的年轻人用她执过的鞭帚扫除她墓碑上落下的灰尘。
无数溪河汇聚成海,最后又变回溪河。
众星怎么遮挡皓月当空。
夜风吹动婆娑树叶,寂静的黑暗中传来风铃摆动带来的清脆叮当声。
黑猫窜到角落,亮得诡异的眼警惕巡查四周,喵的一声后,不知融进了夜里还是化作烟雾不见。
木制的破旧楼房里摆放的家具还是旧时模样,不知是谁踢到了凳角被小声责备,一只不知谁的手急忙忙将其摆正,然后离去。
分不清是哪里的烟雾迷住视线,反正刚好可以催泪。
神经压抑不住的跳动,咬紧牙根强打起精神继续。
前人走过的路没道理后人攀登不上。
香柱,水滴,摆钟,手机。
过去的现在的原始的曾经的未来的。
田里的老路泥泞不堪,车马牛羊以及人类成群结队走过,一波过后,没人能寻到自己踏过的痕迹。
鸡鸭鱼狗牛羊猪蛇兔马,一个字就能包括一个族群。
就像多枝复杂的树干,河流,家谱,人类。
南方古猿起始,进化到元谋人用了数百万年。月升月落数百万次,潮汐引力千变万化。时间啊,有的变了有的没变。
花种种下了,悉心照料栽培就知晓明年有一朵一样的花能开放。
播种,盛放,传承。
生生不息。子子孙孙,无穷匮也。
生老病死,贪痴嗔念,得不来,忘不掉。寻复轮回,周转不息。
一个甲子熬过多少酷暑寒冬后迎来永远安眠。
从此爱你的人永远爱你。

评论(1)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