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麟毛

孤苦伶仃一只狗,独自在双修

两年前写的很OOC的东西(。)

“漩涡鸣子,我们从四岁开始就在幼稚园认识,打打闹闹的过了十六年。”

“从你假小子的短发到活泼的双马尾再到温婉垂放的至腰长发,我陪你十六年,见证了你这十六年的变化。”

“你如阳光耀眼的金发没有变,你碧蓝澄澈如天空的眼眸没有变,你脸上如猫须的胎痕没有变——‘我喜欢你’的这份心意也没有变。”

“你就像只会撩人却不懂人心的小猫咪一样,一直以来我喜欢的人都是你,你却不停撮合我和春日野家的那个女人?你这个——吊车尾的。”

“我喜欢你——我们相处得也够久了,你也该清楚我是个什么样的人了。我的父母和我的老哥,你明白的一清二楚,还有你的父母,我也很清楚。我们两家的关系都那么熟络了,为什么还要让别的人来搅和这一切呢?”

“我从一开始就认定了你,所以我一直洁身自好拒绝别人的邀请。至于你——那个绿眼狸猫一直都是我监督的重点对象,我始终没让他得逞过——除了那一次。”

“还不是因为你太蠢吗?你这个吊车尾的。你居然让他靠近你,一乐拉面比我还重要?”

“好吧我先不和你讨论这个了。”

“拜托,漩涡鸣子,我在和你告白啊。

“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我们的关系不一般,你怎么就不动动你的脑筋开窍开窍呢。”

“果然,是个吊车尾的笨蛋。”

“好吧,我不说你了。”

“那么,漩涡鸣子小姐,你愿意嫁给我吗?”

“怎么可能只是告白那么简单?!我喜欢你十六年了,我再不求婚难道我要眼睁睁看着你被绿眼白眼的家伙给抢走吗?!”

“你还要考虑?我已经让鼬去你家提亲了——反正我父母对你这个儿媳没有意见。我母亲一直把你当闺密,你嫁到我们家来她可高兴得不得了。”

“你还要考虑什么?漩涡鸣子你知道吗,从我意识到我喜欢你的那一刻开始,我就考虑了和你在一起后会发生的事。我考虑了你的生理日期,考虑了你的喜好憎恶,考虑了你的家庭父母,考虑了你的喜怒哀乐,考虑何时才能牵起你那双娇嫩的小手,考虑何时才可以堵上你那吵闹的唇,考虑何时才能够拥你入怀抚摸你柔顺的金发——”

“考虑你会不会在我向你求婚的时候娇羞的含笑点头,考虑你会不会为我穿上带有宇智波家徽的白无垢,考虑你会不会成为我宇智波佐助这辈子唯一的妻子。”

“鸣子,你愿意姓宇智波吗?”


你不过是个蝼蚁尘埃,不过如此,凭什么让别人听从你


短小但精悍,我真了不起

夜蓝比早红好看

老福特为什么会觉得我喜欢看某平面。
:)
我是这个黑。

看到一副很有意境很有感觉的画
真的不知道从哪来是谁画的...侵删...嗯!


看起来就像是顾写意和莫怀前啊 这才该是他们 写意快活策马奔腾
顾写意在前 莫怀前在后 明明有机会超过那个耀眼夺目的人 偏偏甘心的跟在人身后 不紧不慢 刚刚好
顾写意也不疑有他,只要自己身边跟着莫怀前,那便是安全的了。这是实打实的信任,也是十足的默契。也只有莫怀前才能让顾写意真真的放开心扉去放肆驰骋。

如果真的是的话 大概场景应该是..
噢 想起来了 应该是顾写意夺马飞奔,莫怀前紧跟而上,两人一前一后的快速离开了慢悠悠的队伍
顾写意停了下来,看着莫怀前那张数年如一日未曾有过变化的脸,悠悠说着自己的想法,道出那些过去的密事
莫怀前本就白的脸惨了起来,冷汗湿了后背
然后顾写意话题一转:“我不怪你。”
轻而易举俘获了莫怀前的心
从此莫怀前这个有着尖利爪牙又懂得隐忍的猛兽,真真切切心甘情愿的愿意把自己奉献给顾写意
无以报恩 唯有此命
不管是今生亦或来世,顾写意?沈天骄?甚至是伍骄阳,都绑上了莫怀前这么一个人

王舞的早晨

*马丁的早晨设定
*无头无尾乱写

王舞有个不能说的秘密,就是她有时早上醒来的时候会发现有些无法用逻辑解释的奇怪世界观改变了整个九洲。
虽然第二天依然还会变回来。
刚开始以为这是什么邪术,中二热血的想过要把错误的篇幅调整回来。
后来她就懒得了,因为——超好玩啊!!
比如有次发现街上的姑娘穿上了奇怪的衣服,露出精致的锁骨优美的后背白嫩的长腿,肩并肩的在街上走在一起嬉笑打骂。
再有次就是发现——咦为什么坐着扫帚也可以飞起来了。王舞凭着体内过人的金丹之力玩了一整天依旧不亦乐乎,直到昼夜交替之时月华高悬在夜空中,那奇妙的扫帚失去了法力停了下来,王舞一个没注意从高高的天下摔落下来,吃了满脸土一身泥。
那天晚上她扶着老腰回到了狗啃峰——啊不对无相峰,“诶哟诶哟”的叫着打开了门,就看到自个儿的小徒弟王陆点着灯拿着书坐在桌旁,听到门开的声音才斜眼看过来,瞧着王舞狼狈的样子轻蔑的笑出声:“你是跑去抢谁家的小娘子被人打回来了?”
虽是嘴上这么说着,可王陆却是离开了座位站起身来走向王舞。
把王舞的一只手搭在自己肩上,再搀扶王舞的腰,王陆不甚在意地说:“洗澡水应该还热着,我扶你过去。待会儿你自己洗,饭菜还在桌上你到时候自己热...”
王舞先是稍稍愣住了,再来是心中不由得的一暖,原来有人关心是这么个滋味啊。
“你可别想太多 我是怕你死了我背上个‘克师’的名声就更加没人敢收我做徒弟了。”王陆说话时没看着王舞,“你那个无相功还有多少层,你之前给我的我都学好了,在你嗝屁之前我还想能够锻气入体啊谢谢。”
切,小屁孩,有种看着姐姐我的脸说话?
王舞泡在冒热气的洗澡水里乐呵呵地想。
我这小徒弟居然还有傲娇天赋,嘿嘿嘿嘿嘿。
洗完澡后王舞感觉脑子有些不清楚,昏昏沉沉的。“大概撞到脑子了吧,睡一觉就好。”于是连饭都不吃迷迷糊糊摸上了床。
第二天醒来,带着宿醉后般的头痛,王舞幽幽转醒,动了下身子发现全身好似被人拆了骨头重装。
王舞直接醒了。
日,老娘练的是无相功,简直天下第一防御,谁特么敢把老娘肛成这样?!
王舞坐了起来,发现自己的裤裆有些不自然的凸起。
日,这是啥?
因为在气头上王舞很不客气的一巴掌挥了过去。
接着发出了断子绝孙的哀嚎。
“哎哟卧槽这尼玛要我命......”
王舞把手伸到裤裆嚎着,就摸到了某些棍状物。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我居然转性了?!
再掀开里衣检查,曾经傲然挺立的丰满如今紧实的贴在肌肉肋骨边。虽不复以前饱满,但其中蕴含的力量不容小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还可以继续玩乳夹!
我去给王陆看看为师的宝贝!!
再比较一下谁大谁小!
王舞乐滋滋地就要下床,就听到身后传来了慵懒迷离的女声。
“嗯——唔~”
王舞有些僵硬地转过头,就看到一个年轻的金发姑娘从被子里钻出来伸了个懒腰,那要人命的轻声呻吟从她的喉咙里低低压出,串成动人音律撩拨人心弦。白色的里衣因为睡觉时的不安分而拉开领口处,圆润的肩头暴露出来,姣好的身体曲线随着伸懒腰的举动展露无遗。
“...卧槽......”王舞不敢说御女无数但这么多年来确实阅女无数,可从未见过如此诱人的姑娘。
这家伙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王舞抱着疑惑看了一眼房间后不由呆愣了。
这特么,是王陆的房间。
这,床上的姑娘,难道,是,王,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