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麟毛

孤苦伶仃一只狗,独自在双修

博人第一次看到那张照片的时候是在自家摆满了照片框架长桌上,那时的他还需要踮起脚尖,把手放到桌沿,用力探头来看。
他扯过雏田围着的围裙角,仰起头来好奇的问:“麻麻,这是谁呀?长的好像你。”
回答他的不是表情有些忧伤起来的雏田,而是从身后把他抱起然后放到肩膀上的鸣人。
“这个,是你舅舅啊,”鸣人把照片拿起递到博人面前,“你看,是不是和你妈妈长的很像?”
博人接过照片,肉肉的小手紧抓着木制的边框。他看了看照片上不苟言笑的白眼少年,又看了看自己面前温婉笑着的妈妈,转头对着爸爸用力点头:“嗯!很像!”
“那——爸爸爸爸,舅舅怎么都没来看过我啊?我都没见过他~”博人看着照片忽然问道。
雏田一时不知怎么说。
倒是鸣人爽朗一笑,干燥温热的大手覆上博人的头,向下微微一压,揉搓起那一头柔软的发。
“你舅舅他啊,可是个英雄。”鸣人说。
“英雄?”博人歪头表示有些不理解。
“是的,是个英雄哦。”雏田也凑过来对自己孩子说。
鸣人噙笑点点头,接着说:“你舅舅他当初以一己之力拯救了村子里好多人,你说他是不是英雄啊?”
“是!”博人的大眼里闪着向往的光芒,“舅舅好厉害!”
“可是他为什么不来看我呢?”博人还是不解,“是博人不讨人喜欢吗?”
“不是的——”做母亲的第一个驳回稚嫩孩子否认自己的发言。
“那、到底是为什么啊——”博人含着水光的眼看着雏田,带有婴儿肥的脸因为咬住了唇而更加肥嘟嘟,无辜又可爱。
雏田支支吾吾,启唇欲言又止。鸣人用手拍了拍她的肩,给了她一个坚定的眼神,传递“一切交给我来吧”的信息。雏田闭上嗫嚅的嘴,虽仍皱着眉,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选择相信自己的丈夫。
鸣人笑,然后蹲下,让自己与博人处在同一高度。
“博人,你爱爸爸吗?”
“爱!”小小的孩童毫不犹豫就脱口而出。
“那你觉得爸爸爱你吗?”鸣人继续问。
博人犹豫了一下。毕竟自己的爸爸是影,村子里的事务也很多,平日也很少能够陪自己…
但博人也只是犹豫了那么一下,又马上说:“爱!”
鸣人开心得眼睛眯了起来,两条弧线配上脸颊两边的印记让他看起来很憨很傻,本来在一旁担忧着的雏田也情不自禁笑出声来。
“所以啊——”得到想要的答案后鸣人继续诱导着博人,“我知道你对爸爸因为很忙所以很少能陪你而有怨念,可是这并没有妨碍爸爸爱你和你爱爸爸不是吗?宁次舅舅是英雄啊,他也很忙。同理,即使是很少见面,宁次舅舅也是爱着你的啊。”
鸣人眨了眨眼,装作无辜的模样继续忽悠他的亲生儿子:“怎么,你还不相信舅舅是爱你的吗?”
“我相信!!”博人连忙回答,生怕自己对舅舅的崇拜之情遭到否认。
接着他又撇了撇嘴,仍旧不开心道:“可是舅舅…真的没来看过我…”
鸣人捏住自个儿子肉嘟嘟的脸,说:“舅舅一直没空回来嘛。这么想见他的话就等他回来吧。”
“真的?!”博人兴奋起来,“那舅舅什么时候回来?!”
鸣人摸了摸下巴,故作沉思道:“嗯…应该会在某个春季的下雨天吧…”
“真的吗?!”博人激动道。
“嗯,爸爸不骗你!”作为老子的鸣人拍胸脯保证。


“你…这样不是在骗博人吗?”雏田有些担心地问。
“春季的下雨天…也只有清明才那么符合了……”鸣人搂住雏田的腰,叹了一口气。
“等到那天,我们带他去给宁次扫墓吧。”
“那要告诉博人扫墓的对象是谁吗?”
“……看情况吧,万一他知道了他的英雄舅舅已经去世,我们也不能再继续瞒着。可如果他不知道的话——就让宁次一直做他心里的英雄吧。”
鸣人扯开一个笑容给雏田:“宁次那家伙,至死都仍是一个天才。”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