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麟毛

孤苦伶仃一只狗,独自在双修

想看海陆+楚路'+代我+鸣佐的乱炖啊啊啊

——然后我就自给自足了——
——前提是这几对都在同一栋房子内合居——

 
“佐助和鸣人呢?”来到客厅后发现少了两个人的王陆对着在沙发上看晨报的我爱罗问道。
“昨晚村子出了点事,他们两个善后去了,天快亮了才回来的。”我爱罗放下报纸看着王陆的脸回答。
“你怎么知道,难不成你昨晚...”王陆还没说完就被坐在我爱罗身旁懒散得不行的鹿代打断,“他们没带钥匙,是舅舅去开的门。”鹿代的脸上写满了麻烦,王陆猜想大概可能是那两根柱子的事使得这对舅甥少了一段早晨仪式。
转过头后王陆看到无精打采一脸没睡醒样子的路明非暗搓搓的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上去狠狠拍了路明非的后背把这个头发乱成一团的家伙给吓了个激灵。

愤怒的路明非一个人字拖丢向了王陆,王陆腰一扭轻松躲过,然而那只价值三块五的人字拖遵循了牛顿定律用惯性继续飞着眼看就要砸向我爱罗,不等我爱罗悠哉用沙子挡住鹿代就一脸不爽的迅速出手把拖鞋打了回去。
可怜的三块五人字拖不知在空中做了多少个三百六十度回旋加速阿姆斯特朗运动最后成功着陆于路明非脸上——王陆又扭腰躲避了一次攻击。
心疼路衰仔的楚子航走进厨房放下锅勺脱下围裙转而拿起砧板旁的村雨又从厨房走了出来,海云帆面不改色的把王陆护在身后和把路明非从地上扶起的楚子航眼看眼瞪着针锋相对。
路明非揉搓了一把被打红了的额头,气呼呼的也瞪着海云帆,瞪着瞪着路明非指着海云帆大叫了起来:“我X!你这家伙眼睛都不打开!你丫作弊啊!”
把手举起交叉放在脑袋后的王陆很不客气地笑出声。
对于这个略带有嘲讽意味的笑声海云帆既不转身也不转头,评价只有嘴角明显深了几分的弧度。
海云帆实力宠溺罪魁祸首的样子让路明非打了个恶寒,他转身扯了扯楚子航,说:“师兄你瞧这一对这腻歪的样子真是恶心到流油了啊......”
“油在哪?”楚子航转动眼珠子看向路明非。
“啊?啊...师兄我这在打比方啊这是比喻好不好你以前在学院的语文成绩都哪来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王陆这次笑开了声,“这一个智障一个怂狗简直天生一对。”
海云帆擦了擦冷汗。
路明非跳脚起来:“卧槽卧槽卧槽你这家伙真是太嚣张了不治不行啊师兄你快上别管那个眯眯眼我给你打掩护你就对着那个金头发的砍过去就行了!喂?喂!路明泽我跟你说你哥我被人欺负快要伤心死了你哥夫他正在拼死拼活的战斗你赶紧给我批发邮寄几箱EVA过来我要和他共存亡!”
王陆不屑:“切,不就是高达吗,你当我没开过啊。”
被路明非那句“哥夫”给苏到了的楚面瘫一个激动没把持住开了黄金瞳放出了言灵,海云帆见势不对打开折扇一个用劲向前一挥挡住了楚子航喷薄而出汹涌的气场。

修罗场中两攻相对两受相喷,好好人我爱罗从沙发坐直起来打算以中年男子的沉稳劝和这一日常矛盾,鹿代从背后抱住了我爱罗不让他起身。
“鹿代?”我爱罗出声。
“麻烦死了…”鹿代把脸埋在我爱罗脖颈处,口鼻中呼出的气让我爱罗有些不自然。
“舅舅别去管他们了,就这样让他们互砍到死吧...整天吵吵嚷嚷的真是麻烦。”鹿代不安分地伸出舌头舔了舔我爱罗的耳垂。我爱罗受到惊吓连忙转头,鹿代趁胜追击吻上我爱罗那薄薄的唇。

被吵醒的鸣人顶着黑眼圈出现,身后是仍闭着眼满脸都是“让我再睡五分钟”强行赖床的佐助。
“早餐呢?”鸣人揉了揉眼对修罗场里的人问。主厨楚子航回答:“在厨房。”末了停顿一下又继续说:“还是原料。”鸣人无奈之后去茶几倒杯水结果看到了沙发上粉红的一幕。

………………
客厅里寂静无声。

鸣人转身扯过佐助大步流星走回房间,“绝对是没睡够一定是产生了错觉。”
楚子航收起了村雨海云帆关起了扇子王陆和路明非停止了嘴炮。
“不如出去吃早餐吧?”海云帆提议。
没人有意见。
四人强行装作什么都看不见走过沙发,开门,关门。

“鹿...代……”我爱罗做着最后的挣扎。
鹿代轻叹一口气:“舅舅,他们都不在了,你觉得我还会放过你吗?”说完,在光裸着着的沙漠上开始种上植物。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咦,为什么代我的画风这么黄暴

打上tag表个cp

评论(8)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