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麟毛

孤苦伶仃一只狗,独自在双修

憋了五天终于憋出来了我简直难产啊!!
大魔王好帅!
小爱好可爱!
就是这样!

脑洞和ooc!
没有什么专业术语以及各种漏洞百出...QAQ手下留情,毕竟是为了满足自己脑内幻想的好玩

OK?


——————
终于要上场了。
“要加油啊,小爱。”
教练如是说。
银灰色的头发夹在稀疏的黑丝中,因焦急忧虑而出汗的头皮裹上了一层油,微发胖的身形在转身离开时显得有些蹒跚,粉色的队服穿在教练早已弯曲了背的身上显得很是孤单。
是啊,得要加油呢。
日本能不能得到乒乓球的金牌,似乎得要看自己的努力有没有效果了呢。
顿感身上的压力倍增,福原爱把视线投向了在赛场上另一边的中国队参赛选手——张怡宁。
相比起福原爱的焦灼不安,张怡宁的表现是十分的悠然自得,甚至可以说是淡然处之——其实不过是觉得索然无味,百无聊赖的做着赛前准备活动。
队服主基调的黑色看起来高冷无比,领口胸前用金线描勒出的似虎类狮的凶猛动物看起来威风凛凛。就好像是中国队的实力,叫人猜不透看不明白,又是如此的强大耀眼让人移不开视线。
“上了哦,小爱。”
教练在身后轻声提醒着,福原爱从思绪中回过神来。
“啊,抱歉。我准备好了,那么我上了,教练。”
带着歉意地向教练微微一弯身道歉,随后低头走向乒乓球台边。路上忍不住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脸。
真是太丢人了,居然看着大魔王给出神了——影响到比赛的话该怎么办啊?
助他人气势灭自己威风...这怎么对得起教练的教导和那些期盼、希冀的目光啊。
福原爱深呼吸一口气,强压下让人烦躁的想法,使自己心态稳定下来。
好的,好的,会没事的。加油,努力,嗯,就算对方是中国队,是传说中的大魔王,我也不会因此畏惧退缩。
福原爱,加油!
冷静了下来后,福原爱抬起脸来,一手乒乓球一手球拍,目光坚定眼神充满必胜的信念看着张怡宁。
在角落里喝着水的日本教练其实时时刻刻在看着福原爱在场上的一举一动。
从低头沉思失落到闭眼深呼吸接着张开眼后整个人充斥着必胜信念的气势。
调整得很好啊,小爱酱。
教练赞许地微笑点了点头,接着他也看向了张怡宁。
不看还好,一看他的心里不免咯噔了一下。
大魔王张怡宁的表情一如既往的是淡然冷漠模样,淡漠到让人无法从她的脸上猜测她的下一步行动和心里所想。
福原爱拿着乒乓球拍和球,就像手拿盾牌与长枪的武将,即将燃烧身上所有的斗志并都将随着她接下来的行动而冲向对手——为了胜利。反观张怡宁,她手里拿着乒乓球拍,可是轻松得像是晚饭后要去洗碗池洗碗去了。
奥运会的比赛在她眼里如同小孩子的家家酒般小儿科。
相比起教练那边的担心,福原爱对于张怡宁这样的态度不知从哪突然窜出了一股火气,“什么啊,这样不重视乒乓球,这种轻描淡写的态度是什么意思啊!”
这样不注重这场比赛,是在轻视对手吗?难道我不配做她的对手吗?
福原爱用有些幽怨的眼神看着张怡宁,奈何人家大魔王没有注意到她的小心思,一直在乒乓球桌旁做着赛前准备活动。

随着比赛开始的声音响起,一直拿着乒乓球的福原爱用手捏紧了那圆圆的小球,又拿起球拍似轻似吻的放在脸前,接着,尚留着余温的乒乓球在红色球拍的碰击拍打作用下向张怡宁旋转着飞了过去。
张怡宁面无表情地打了回去。
没想到反击这么迅速,速度之快以及力道之大都让福原爱措手不及。
第一个回合福原爱就败在了张怡宁手下。
“好厉害...”福原爱下意识蹦出了这个想法,接着她很快摇头想将这话遗忘掉。
小心翼翼看了一眼张怡宁,对方不甚在意的活动手腕转了转球拍,轻松的模样就像刚才不过是打中了一只慢悠悠的苍蝇。
福原爱不免轻轻责骂自己:怎么又助长别人的威风了,笨蛋,我真是一个笨蛋笨蛋笨蛋大笨蛋!
这只是一个开始而已,自己不过是还没有调整好比赛状态,刚才不过是个小小的热身。
嗯,这不过是刚开始!
福原爱又振作了起来,面容再度挂上了元气的笑容。

可是接着,福原爱脸上的笑就僵硬到快挂不住了。张怡宁对乒乓球方面的造诣远远超出了福原爱的猜测,甚至超越日本队的认知。
很快的,高强度的运动让人感到体力不支,从心里确定的“无法越过的鸿沟”如阴影般黏着让人心灰意冷。
慢慢的,福原爱的速度和力道都减缓了下来,然而那边的那个大魔王依旧行云流水的将动作挥舞的潇洒自如。
“这怎么行?”她想,内心焦灼不安,强行把动作加大幅度以求力道和之前一样能够使情况能有好转。可是不行终究还是不行,小爱的状况已经不太好了,她在自责、无助、委屈等负面情绪的影响下已经妨碍到她的比赛状态了。
不想输,真的不想输啊。
福原爱咬住了下唇,蹙眉有些想哭。
所幸的,这一场结束了,可以稍微的休息一会儿。
福原爱走向教练那边,接过了毛绒绒的毛巾,擦了擦汗。教练就在一旁看着,看到小爱擦完了汗后又递过一瓶水,小爱把毛巾围在脖子上后接过了水。
“小爱啊,感觉怎么样?”教练终于开了口。
福原爱把口中的水咽下喉咙,“咕噜”一声后感觉身体都比之前清爽了许多。
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小爱心里不免叹了口气。果然啊,教练也对自己能拿金牌没有什么信心呢。唉,都怪自己不好,要是平时多努力一些,要是以前能够研究研究那个大魔王的路数,要是自己没这么差劲...现在的情形一定能够不一样。
想到那个大魔王,小爱偷瞄了一下中国队那一边的情形。
噢,脸上有老年斑但依旧精神抖擞身体硬朗的中国队教练在给大魔王在做动作示范。
嗯?那个动作是什么意思?球拍要是这么铲下去的话,球会飞起来然后出界的啊。
难道刚才大魔王有做出这个动作然后对方教练发现了然后现在在纠正吗?
不愧是中国队啊...这么认真的精神确实是学不来。
福原爱不禁嘟起了嘴,就像一个做错了事儿的小孩子给自己找到了借口。

“小爱?”站在福原爱面前把她的小动作都看了个全的教练轻咳一声又唤了一遍。
“啊?诶、诶?啊、不好意思啊教练,我...”回过神来后才发现把教练给遗忘了的福原爱面上很是不好意思连忙想要道歉。
教练摆摆手示意不用,接着他把手背在身后,语重心长地对福原爱说:“小爱啊,我知道你很想赢,不想输,可是大家谁又何尝不是呢?我们啊,每一个队伍参加每一个相应的比赛,代表的是一个国家,代表的是身后那个国家目前的体育水平。我知道你是一个不愿服输的人,但是我们也不能忘了,比名次更重要的,是那颗必胜的心和不服输的信念啊。”
教练也扯出一个笑容给福原爱。他不常笑,所以此刻看起来有些像电视机里那些综艺节目中出现的搞笑艺人一样有些逗趣。
“小爱酱,你已经拥有了这些体育精神,金牌对于我们来说,也不是非要不可的存在了。”
“放轻松去打吧,用你最舒服的方式,就算对方是让我们闻风丧胆的大魔王。”
教练眨了眨眼。
“在和她对打的过程中你还可以学习到很多东西哦。”

再一次在赛场上直面大魔王,小爱这一次倒是比上一次好多了。
心态上的放松让整个人的状态都好了很多,甚至超常发挥。福原爱已经赢了张怡宁好几次。
小爱回过头想和教练分享喜悦,却发现教练皱着眉一脸严肃又带有不解的表情看着张怡宁和中国队的教练。视线定点在这两人身上,来来回回的看着,像要看出花来。
小爱看着不知为何进入沉思状态的教练,压了一下嘴巴。好吧,教练看起来应该是忽然想到了什么新对策,不然为什么一直在看大魔王那边呢。
反正现在状态不错,不如就这样继续发挥下去吧,万一赢了呢?
小爱美滋滋地想着。

乒乓球带着风向福原爱飞去,小爱一个抬手,力劲向着对面打过去。
好,就这样保持这个状态。
福原爱抿唇笑着,她已接受了教练所说的“虽败犹荣”。
乒乓球旋转着往张怡宁去,本该和之前一样随意伸手然后再用球拍接触后拍打回去即可,可是她却不着痕迹的摆了个站位和姿势。
一直盯着张怡宁看的矮个子日本教练眼中充斥着愤怒。
他根本没想到在他们选择放弃金牌也要稳定队员的心后中国队竟做出如此羞辱人的事——放水赢球。
若本就是技不如人,对于输赢已经看开的他们来说他们不介意再厚点脸皮来蹭些学习经验,毕竟中国队在乒乓球的造诣确实是在世界顶端。
可他们竟然放水?!
这无异于是在狠狠的打脸——运动员不介意输赢,只求能够和有实力的对手真真正正对决一场,感受彼此之间的差距,学习对方的优点、改进自己的不足。

在教练发现时福原爱也发现了张怡宁和之前不太对劲的地方。
这个姿势,不是和之前休息时看到大魔王的教练做过的动作吗?
咦?难道大魔王又出现破绽了吗?
福原爱兴致勃勃的准备着,准备着把张怡宁接下来的球漂亮的打回去。
可是下一秒,她那边的记分板上多了一分。
圆润的小球“啪嗒”落在地上,顺着惯性划了几个圈。
福原爱瞬间明白了,张怡宁是在放水。
这一刻,张怡宁脸上淡漠的表情是多么的刺眼,狠狠扎在心尖上,满是不甘的痛苦。
放水对于一个运动员来说,无疑是一种很丢脸、很具有羞辱性质的事情。
她这就明白了为什么教练的脸色这么不好了。
这种感觉...真是太...
好想哭啊。

又让了一分。
张怡宁扭了一下脖子。
面子功夫都做足了,接下来不想再让了。
之前休息时教练一脸严肃地说:“必须要让那么几分,金牌终归还是我们的,但我们不能一家独大得这么厉害,不然迟早有一天取消这个项目。”有那么几分警告的意味。
在张怡宁不说话的默认下,教练示范了几个动作。
“你该这么打,刚好能够让一下...”
耳朵听不进教练的话,张怡宁看向日本队那边,穿着粉色队服的福原爱在和教练撒娇,蹦跳着的样子很是活泼可爱。
“就这样吧,给大家一些面子。就当是东道主的风度好了。”上场前教练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
“运动员就该全力以赴,做这种可怜的事情根本就不是面子啊...唉...烦...”
身后,教练碎碎念的声音渐渐变小。
张怡宁看着那颗圆圆的小球,面无表情地抬起了手。
啧,烦。
可是看到福原爱赢了一分脸上欢喜雀跃的模样的时候,她又觉得“唉算了就这样吧。”
乒乓球飞过了线,又让出了一分。
不想再放水的张怡宁希望能够和福原爱好好打完剩下的比赛。
她等着福原爱打过来。

可是出乎意料的,张怡宁看到了福原爱脸上的表情。
这、这是怎么回事?
张怡宁不明所以。
接着那球就在她尚在愣神之际飞了过来。
措手不及,落了个空。
好吧,至少这次是没有让的。
张怡宁捡起了球,发现了福原爱眼中的丝丝怨念。
啥,这怎么回事?
张怡宁有些摸不着头脑,接着反应过来——“难道她已经知道我是在放水了吗?”

又休息了。
张怡宁动了一下,发现福原爱死死盯着自己的一举一动,就像在监督着自己一样。
好吧,看起来是已经知道了。
张怡宁接受不来那紧贴的目光,颇为尴尬的挠了挠后脑勺,埋怨地怒瞪了眼自家教练。教练本来双手搭在胸前,被瞪了一眼后放下手来默默低头装看比赛流程表。
很尴尬,非常尴尬。张怡宁叹了一口气,一向无表情的脸难得的放上了情绪。
认真起来呗,反正也不打算放水了。

福原爱接过毛巾擦汗,面上的表情委屈得快哭了出来。
教练也不知该如何安慰了,只能拍了拍她的肩膀给予她无声的言语。
小爱把埋在毛巾里的脸抬了起来,强颜欢笑:“我上了哦。”
就算是屈辱,但也已经发生过了,比赛还是要继续的。

最后两人再次在乒乓球桌两边面对面。
福原爱收敛起自己的情绪,准备着对方的发球。
张怡宁看着福原爱那别扭的表情,心中一动,不由自主地脱口而出:“不要哭。”
接着她发出了球。

接下来的比赛中福原爱几乎是有些懵懂的。
大魔王叫我不要哭?
她很恍惚。
几个意思?
又放水又希望名声漂亮?
可是她现在的样子又不像是放水...那么的专注认真...
大概之前是迫不得已的吧?...
既然对手认真了起来,那我也要全力以赴啊!

比赛骤然结束。
随着声音的落下,张怡宁左手拿过右手的球拍,伸出手来递向福原爱,福原爱也是如此。
骨节分明的手与肉嫩可爱的手握在一起,汗水濡湿了刘海也湿透了手心。
福原爱感受到了对方的力量。
张怡宁感受到了对方的坚持。
最后她们在观众的注视下分开,走向各自的阵营队伍。

后来,福原爱在看报道时看到了张怡宁退役的新闻。
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一如既往的冷酷。
她看着那毫无波澜的脸,忽然想起,当初那场比赛时的握手。
张怡宁,似乎是笑了。

评论(10)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