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麟毛

孤苦伶仃一只狗,独自在双修

[从前有座灵剑山][海陆]一切都是羁绊的锅

百粉点文ww
谢谢各位w

胡扯淡向)
短而小还不精悍(x
————————————————————
有种孩子叫隔壁家的孩子。
 
王陆家的隔壁就有着这么一个孩子,叫作海云帆。

每天勤奋的念书,待人又如春风般和煦温柔——且长得还不赖,博览群书身姿挺拔,古今中外历史或者时事政治都能调调而侃,不挑食、运动又好,深得长辈与女孩子的喜爱,以及同龄同性之人的羡慕或不屑一顾。

但王陆却不这样。

倒不是他特立独行还是因为不同校而没有压力甚至纯粹脸皮厚不在意这些细节什么的,而是王陆他自己本身,也属于隔壁家的孩子。

只不过和海云帆那样中规中矩的标准好孩子不同,王陆从小就贯彻落实了“语不惊人死不休”“要不不做要不往死里做”的方针。

你在班上可以看到他趴在桌子上睡觉的样子,也可以在比赛中看到他认真专注的样子,也可以在运动场所看到他挥洒汗水的样子,也可以在图书馆看到他安静沉稳的样子。

很是吸引人。

海云帆就是在观察了王陆至少三年后才承认自己被深深的吸引住。

人是有很多面的,可是他尚未见过有谁能像王陆一样每一面都经营得熠熠生辉。

王陆可以颓废纨绔,也可以意气风发,不熟知他的人永远不知道那一面才是真正的王陆。

从十二岁开始就成为了邻居,海云帆在观察王陆的同时王陆也在观察着隔壁家的那个“伪君子”。

噢是的,王陆偶尔称海云帆为“伪君子”,毕竟王陆是不大喜欢海云帆那样每时每刻都挂着个标准式笑脸,就像官员端着的架子一样,无形之中筑成的壁障,将想亲近的人阻隔在外,丝毫不能前进半分。

这人对谁都一个样,不累的慌吗?

王陆是这么觉得的,所以曾经也尝试过如果自己也像海云帆一样坚持着用一个样活着会如何。只不过后来作罢了,毕竟王陆是不乐意窝在一个套子里伪装自己的,还不如各种模式切换活着来的实在。

是啊,就只有一个模样的活着多累,所以王陆一直尝试着用不同的方式去对待每天、每时、每刻。

所以如海云帆般那样猜测王陆千面娇娃似的方式累不累时,王陆也在心里为呆板的海云帆扼腕叹息。

展现在众人面前的王陆每一面都是真实的他,只不过他不愿将他们融合在一起,或者说物尽其用,哪一个王陆更适合在什么场合做什么,那么那个王陆就会出现。

就像人格分裂一样。

当海云帆意识到有这个可能的时候他正站在王陆的面前,他们在一家酒吧暗口连接的后巷,而他一路尾随的那个男子用深邃鹰鹫般的眼神看着他。哦不,应该说是男生,毕竟青春年少,而且身高也尚未超过自己,所以海云帆重拾起自己的骄傲,鼓足勇气看向王陆。

“你这好好学生来这里做什么?作死啊?”王陆皱了眉,头发一甩将先前的大背头翻了回来,用手捋顺了额前的发后抓起海云帆就走。

“咦?诶?!这是去哪?”没反应过来的海云帆连忙问道,他有点慌王陆是要把他给哑了防止秘密泄露出去——虽然他有着一些能耐脱离危险。

“回家啊。”王陆应。刘海撇到一边,眼睛向后看去,“不然你说要和我去哪?私奔到月球?”

王陆这人挺有幽默感的。海云帆心想。

“待会儿咱们回到各自家,父母问起来就说去了图书馆查阅资料,没注意时间不小心就回来的晚了。别说混了啊,穿帮露馅了我第一个找你。”

在进入小区之前王陆絮絮叨叨对海云帆说,让真正满腹话语的人半句都说不出口。末了才盯着人硬生生憋出个词儿:“好的。”

走在一层一层的楼梯上,海云帆暗自思索着自己还能说些什么表示一下存在感。奈何一路绞尽脑汁冥思苦想都没有想到能开口的台词。

在进各自家门之前海云帆终于想到了个借口。

“诶,王陆。”

“嗯?”还在口袋里摸索钥匙的王陆头也不抬地回应。

“发下来的高中录取通知书...你是哪个学校的?”

“X中啊。”

沉浸在自个儿世界里的王陆没有体会到海云帆话语中蕴含的情绪般从口袋里掏出了钥匙利索地开了门后回过头回答了海云帆的问题。

下一秒那张恶作剧的脸就被防盗门关进了房内。

X中啊...和我的一样...

海云帆眯眼微笑,这是他经常做的面部动作,只是这次的唇角弧度不自觉的高高扬起,右手的食指、中指、大拇指相互摩擦指腹,压抑即将喷涌而出的喜气。

真巧啊,不知道在同一所学校里你我二人会是龙争虎斗呢,还是龙蟠虎踞呢。

王陆,我很期待呢。

评论(4)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