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麟毛

孤苦伶仃一只狗,独自在双修

[从前有座灵剑山][商陆商]别把初恋搞得这么复杂

试着摸个自撸组
会很短小精悍
没办法天冷嘛(摊手耸肩
算是初恋吧这对??
或许…应该…。

————————————————————
王陆说自己是个身经百战的人形打柱机。

王舞听到后哈哈大笑。

“就他?还人形打柱机?就一个行走的带把机器而已。初吻都没献出去的处男居然大言不惭说自己人形打柱机哈哈哈哈哈哈本年度最佳笑话。诶哟笑的我酒都洒了……”

王陆暗地里咬牙切齿面上却不得不和颜悦色道:

“我初吻献没献出去,你不知道?”

正喝着酒的王舞闻言一个不留神就被呛到,肉疼的看着泼到地上的酒,眼神忿忿地盯着王陆,面上染了一层不明显的红晕。

“诶——?!五长老你怎么脸红了啊?!”在一旁眼尖的琉璃仙发现新大陆般惊呼出来。

“放屁!哪有脸红?!你看错了!”

“这傍晚的云霞衬的我脸都红了。不行我得回去洗把脸补补妆。”

王舞跳下树,也不顾因酒葫芦颠簸而又洒出来的灵酒,骂骂咧咧地飞走了。

“五长老这是怎么了啊?”琉璃仙转头看向王陆,一副好奇宝宝誓要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

“她害羞了咯。”王陆一边说着一边拍打清理自己的衣物。

“害羞?”

“没办法我器大活好技艺高超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自然是见到我就不好意思的跑了咯。”

“高超——?”琉璃仙拉长了音,“那么就是说王陆你还有别的我不知道的厉害的地方?我也要试试!王陆!我们来比试比试吧!”说罢“唰”的一声抽出了自己的武器。

王陆不动声色的摆了个站位,眨眼对琉璃仙说:“可是现在是开饭时间啊…你再不赶去食堂就只能吃阿娅做的饭菜了……”

王陆的话还没说完,就见琉璃仙逃命般的飞离而去,身后扬起漫天的尘埃。

“…啧,这帮女人,一个个都那么容易高潮。不是G点低就是我真的器大活好见我就内分泌失调情绪失控。”

晚上王陆在房内使自身气力在经脉和丹田中调合时听到门外传来些许杂音。

“欧阳商,你要进来就进来,这样鬼鬼祟祟躲在外面我还以为你是采花大盗呢。”

刚说完,下一秒王陆就停止了练功睁开双眼,恰好欧阳商的鞋子映入眼帘。

“什么采花大盗?我是来种草的。”

“……种草?”

“不,没什么。”

“你到底来干啥的啊?”王陆怒,最讨厌浪费自己修炼时间的人了。

“我?”欧阳商笑,狡黠的像只狐狸“我听说今早有人炫耀自己人形打柱机啊,我就看看是谁那么大言不惭噢。”

“靠,你从哪听来的。”

“琉璃仙在饭堂吃饭的时候说的。她还问:‘人形打柱机是什么啊?很厉害的技能吗?’啧啧啧啧啧,年幼无知纯洁的少女居然这么被你诓骗我都看不下去了。”

“……我草你他妈到底是来干什么的啊?!”

王陆破口大骂。他实在无法容忍忽然傻逼了的欧阳商在这里用如此傻逼的方式浪费自己傻逼…哦不,宝贵的时间。

原以为会吐槽回去的欧阳商却神情低沉,目光黯然的道:“话说……这是真的吗?”

“什么?”

被温柔画风呆滞到了王陆脑回路转不过来。

“…啧,人形打柱机,御女无数!”欧阳商看也不看王陆对着地上的某一点大喊道。

室内一时安静无言。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神转折的剧情是怎么回事啊而且你干嘛加重那个‘御女无数’啊哈哈哈哈哈哈我的妈啊笑死本大爷了…”王陆捂着肚子笑趴在床上。

欧阳商嫌弃看向王陆:“啧,果然是假的吧?是吧?我说的没错吧?你这种人噢,御女无数?人形打柱机?估计连初恋都没有的家伙顶多骗骗琉璃仙吧。”

说着就转身欲离开,王陆也刚好笑完,随着最后一个颤抖的音从喉间涌出,王陆开了口:

“谁说我没初恋啊?”

“?!”

欧阳商转过身,却看到王陆一脸笑容的盘腿坐在床沿,表情欠揍的看着他:

“我初恋不就是你吗?”

欧阳商的心脏“噗”的被射上了一箭,箭尾的羽毛上签着条线,线连着一张纸,纸上写着:“来自王陆的告白/爱意,已命中目标”。

偏偏王陆还好死不死的又接着来了一句:“你看这大半夜的…你说你来都来了,不如打一炮再走吧?”

“我人形打柱机的名号可不是乱说而已的噢。”

“你…你你你吗…”

“咋~?”

“不可理喻!”

欧阳商满面羞红夺门而出。

干嘛要自取其辱呢明明嘴炮不过王陆而且还跑到人房里还特么被调戏……不行下次一定要肛回来不然尊严哪放?

耳边忽的响起人的声音,原是王陆千里送音:

“喂,我说啊初恋,打一炮而已,干嘛那么纠结,别把这事儿搞得这么复杂~”

无相峰响起欧阳商的怒吼:

“王陆你当你是窜天猴啊还要打一炮?要上天吗我送你免费的!还有作者你强行总结点题几个意思我还没承认我是这家伙的初恋啊!!”

评论(11)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