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麟毛

孤苦伶仃一只狗,独自在双修

江光勇虽是个大老粗,但他知道认定的主子这辈子都不改变。
所以当自己共同征战沙场的同僚被新帝赐死时,他隐忍;当自己的权力被政敌蚕食并无情的嘲笑时,他隐忍;当自己唯一的儿子被新帝和政敌祸害死于江北,带回来到自己面前的只有一盒骨灰时,他除了隐忍,还有痛哭。
因为他知道自己不能动,他是顾写意权倾朝野时的大将军,他和顾写意一起征战过沙场,他曾和顾写意称兄道弟,他为大雍立下过赫赫战功。
新帝不动他,不仅是因为他是江光勇,更是因为他身后的顾写意。
他不能动,也不敢动,一动就会毁了顾写意选择的所有。
但他听闻新帝要对自己的胞兄、同母同父的兄长——顾写意——可能要痛下杀手而自己的主子爷却无动于衷任凭自己一脉血相承的亲弟弟肆意妄为时。
他忍不住了。
他也不愿忍了。
兄弟,孩子,主子,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一一都被新帝这般肆意抹去,这位一向对大雍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大将军,江光勇,选择了揭竿而起的兵变。
顾写意找上门斥责痛骂他时,这个忠心的大老粗泪流满面,哭的很丑,也很让人心碎。
他就用那副丑脸,站在剑围的中间,扯了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反问顾写意:
“爷,您问反了吧?”
一句一言,字字戳心。
他像是知道顾写意不会给他答案一般,在顾写意下令莫怀前动手前,抽出了剑,自刎而尽。
一向不爽他对顾写意不尊重的莫怀前都动容了,表情悲恸不忍看这样一位忠心耿耿的壮汉这般凄惨的死去。

而顾写意呢?
世人皆说他残忍。
江光勇滚热的血从脖颈喷涌而出溅洒到顾写意脸上时,他连眼都没有眨一下,面不改色的下令。
从还是五皇子时就随他出生入死的好兄弟,他一手扶持起来的大雍第一将军,如此叫人心碎的死在他面前,他却给他贴上“叛贼”的罪名。
抄九族,财产充公,家属充军。
谁知他心中炎凉沧桑,千穿百孔。
为保我韩家百年繁荣鼎盛,香火千年繁衍不息。
为佑我大雍立鼎群雄傲世群芳,政权不动摇百姓安康。
对不起,江光勇。
兄弟,你走好。

江光勇死去的那一段真的是让人撕心裂肺。
等有空,就写完吧。
为了顾写意,更为了江光勇。
那颗赤子之心。(举杯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