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麟毛

孤苦伶仃一只狗,独自在双修

[从前有座灵剑山][陆海]喜欢从何得知(3/完)

讲真谢谢喜欢…我都不好意思烂尾和弃文了我都…
(我是不是说了什么真相…。
智教的大家快来共同建设我们的**主义啊!!

————————————————————

我不能这么怂,我是大陆第一人王陆。

王陆这般安慰着自己,然后勇敢地对上海云帆的眼睛。

接着,展露出自以为迷人的笑容;

被海云帆的一声“哼”打回了原型。

“小海……”王陆无奈开口。

海云帆被这一声唤愣住了。好久没听到这人这么叫他了。

一同工作以来都是以名字和职位相称,甚至在以前也是直呼其名。

这般亲昵的说着,似乎在久远的以前。

这人还没有自己高的时候。

海云帆“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

还在紧张的王陆看到海云帆已不再紧绷的脸,松了一口气。

“不用解释了。”刚想开口,却听到自个儿秘书这么说道。

“啊?”

“我说你不用解释了,”海云帆又笑成眯眯眼的样子,“更何况你也根本没想过要解释不是吗。”

肯定句不是疑问句。

王陆想否认都不行。

“就这样继续干活吧。”海秘书回到自己工作地,调整了一下坐姿后拿起笔来就开工了。

连一点注意都不愿分给王陆的样子。

王陆看了看海云帆,象征性地走了几个圈,再看了海云帆,随意翻了翻文件,再看了看海云帆,还是没有看向自己。

一咬牙,一跺脚,留下一句“我去巡查看外面有没有堕仙的消息”就消失不见。

良久,当海云帆捕捉到房外的猫被惊吓而后逃走的声音放下手中的笔跃上房顶果不其然看到一片破裂的瓦片之后,他才确信王陆是真的走了。

“连这瓦都能弄碎,除了制作的人还能有谁?”

海云帆笑了笑,开启意念感知四周。

“看来刺激是受大了啊…”海云帆喃喃道,“要什么解释啊…两个人都尴尬…而且那人还是王陆,就冲这点看到尴尬的样子都算值了。”

起身一个轻功又回到了房内,关上窗户后细细打量这个房间。

“大陆第一人……这名头真大呢……如今才注意到这房里的特殊之处。”

“就算不是王陆自己弄的那也是那些老家伙弄的咯…如今他们就算不服也得听王陆的,表面功夫做的可足。”

“那么了不起的人,就算是在意的人肯定也会收到牵连。”

“成为助力还好…万一成了累赘……”

“哎,我还是做我的秘书吧~”

在意的心情一开始就很明白。因为在意所以注意,所以不说也不强求。如今我已娶妻,你也站在了大陆的制高点,我不能成为你前进的负担。

从一开始,你就是这样闪闪发光一般在众人面前,让别人追着你、仰望你。

能够得知你对我抱有同样的感情,这就足够了。

也许,在那个小镇时,我就在意你了。

—————END——————
失恋了。
舍友刚好脱单,晚上睡觉被窝下传来谜之笑声。
啊……爆炸吧现充们

评论(23)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