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麟毛

孤苦伶仃一只狗,独自在双修

[从前有座灵剑山][陆海]喜欢从何得知(2)


好喜欢海秘书海人妻(由乃脸

——————————————————————————
“啪!”“禽兽!”

给了王陆一个巴掌后王舞运起全身的力量飞速地逃开了。

速度之快就连王陆都没有反应过来。

“王舞……”王陆捂着被打的脸咬牙切齿面部扭曲,“这两百年的俸禄你别想要了!”

远处的云层中传出王舞懊悔不已、痛不欲生的哀嚎。

王陆现在不想管这女人,他有些心虚。

纵然他有再高的修为此时也无法掩饰自己的神情半分。

王舞那句话是在办公室里说的。

也就是说,海云帆也在。

海云帆也听到了。

王陆不敢回头,他全身的肌肉都因紧张而绷的紧紧的,毛孔随着呼吸的律动轻微地一张一合。王陆用尽全力使自己冷静下来,饶是如此背部也全都挂满了汗。

海云帆听到了吗?废话王舞说的那么大声能听不到吗。他会有啥反应?会接受吗?不太可能吧,海云帆可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啊,他不是那种会背叛妻子的人。可是…他重情重义…对我难道不行…?靠,我这是在想些什么,怎么成了这个模样?我他妈还是王陆吗?

大不了用强的。

这个念头刚浮出脑海就让王陆狠狠地唾弃了自己。

王陆几乎没有唾弃过自己的阴谋诡计。

因为有用。

可是这不代表这能用在那个人身上。

“你还要背对我多久?”身后,海云帆淡然优雅的声音悠悠升起,语气如往常那般风轻云淡。
 
王陆心中暗叫一声不好,却依旧不得不转过身来面对此时不愿面对的人。

海云帆就坐在秘书座上,手中早已放下了笔和文件,看似随意却挺直了腰杆,他看向王陆,全身心认真地看着。

自王陆镇压了堕仙且身价一路高歌平升成九洲第一人之后再也没有谁胆敢如此肆意、胆大妄为地狂盯着王陆看个全身上下,好似多看那么几眼就能催生出什么天材地宝来。

王陆最头疼的事情来了。

“王陆,刚才王舞真人说的…可是真的?”海云帆的声音很是平淡,只是王陆感受得到那里边包含的丝丝轻颤。

“怎么叫我就直呼其名,叫王舞就还加了个‘真人’。这称呼真寒碜。”王陆打着哈哈吐槽,并没有想正面回答的模样。

海云帆眯起了眼,就像王陆不高兴时发脾气的前兆。

他想听他说实话。

可是一句实话对于现在的两人来说,地位就显得十分的尴尬了。

海云帆早已不止一次的觉得修仙不亚于在皇家生活那般的艰难辛苦了。

在皇家你还能仗着血脉和母族去争和抢,在修仙之路的江湖里只有实力是第一。

不管是不是坑蒙拐骗偷杀掳掠,能被你支配的就是你的力量,就是你的底牌你的底蕴,也是你的实力。

而今,已不再是什么皇子的的海云帆,在江湖的地位没有王陆高,修仙的成就也没有王陆的多——况且就算是个皇子,对于修仙之人来说也不过是蝼蚁罢了。

他有什么能力去要求王陆?

没有。

只是作为“海云帆”这个人的骄傲,他希望王陆能够念在旧情,给他一个真相。

于是王陆就纠结了。

也不能说是喜欢的人——至少是能牵动自己视线的人,这么强硬的态度质问自己。

难堪吗?这都是自找的!

再偷偷看海云帆的样子,唔,眼角有些红——本来就挺困的还受了这种刺激,难为他了。咬了嘴唇?诶哟这得多委屈啊…不过真性感…不不不我要冷静不能被美色所迷惑了……咦居然瞪我?!小样儿长胆儿了居然还敢瞪我了我我我…

我他妈怎么这么怂了?!

评论(7)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