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麟毛

孤苦伶仃一只狗,独自在双修

【周叶】指上的婚戒

新年的一年各位也请多多指教辣!XD

———————————————————————————
年关将近,看着张灯结彩的商城和街上热闹的人群周泽楷不禁有
些紧张。

要带前辈回家见父母了,你说能不紧张吗?

过年回家的车票以及一些必备的年货周泽楷一人包办的全给打点好了。别说远在H市的兴欣叶修啥都没做,就连近在身边的江波涛都只能扶额看着自家队长风风火火一脸兴奋地准备着一切却插不上手。

队长啊,你这是要回家而不是要过饥荒啊,买这么多干啥呢,而且这要买也得是叶神买吧怎么你就这么勤快呢去年经理脱不开身让你出去买份对联来贴战队门口你居然把快要上车回家的方明华派去了……

女要嫁人娘留不住人啊……

江副队满满的无力。

几天后,让某联盟第一脸心心念念的家伙终于到了轮回所在的城市。

从出租车上下来的叶修刚进到轮回战队里边,暖气还没灌进衣服里便被人偷袭抱了满怀。

“前辈……”化身为大型犬的周泽楷将自家前辈紧抱在怀,头埋入叶修的后颈部,贪婪地呼吸着叶修的体息。

“想你……”周泽楷闷声道。

“小周啊,有什么事先放开我再说成不?你头发在哥后边…有些痒!”叶修不太好意思的还动了动身子,这可是在轮回战队的大门啊!就算是在里边也是在大门啊!

闻言,周泽楷哪怕不情愿却也乖乖地放开了叶修。

叶修如释重负 ,还没等周泽楷开口就先说了话:“小周你把哥叫来你们战队干什么?难道是来看看轮回的装修不成?”

周泽楷着急道:“不…东西多!”

叶修挑眉,有些好奇:“哦?你说多?有多少啊?”

在叶修的印象里,年货等一类的东西都是陈果和苏沐橙、唐柔等人去买的,拿回到网吧的那些基本也就一小点,周泽楷一个大男人,怎么会说多呢?

这就充分说明了叶大爷的高贵冷艳不食人间烟火了。兴欣那几个女子拿出来给叶修看到的自然是待会立刻用到的东西,而大部分是要先收起来的。

所以当叶大爷看到周泽楷早就买好的东西时哪怕做好了心理准备也禁不住呆愣住。

我了个去……小周是买了多少东西啊。

不单说普通的常人家所需要的年货,比如对联、年画、窗花、爆竹等充满年味的玩意儿,东西整理好然后堆放在一起活像一座突兀的小山丘。

让叶修万万没想到的,周泽楷居然连双人床八件套都买了。

绣有鸳鸯和爱心的大红缎被。

叶修感觉自己的老脸有些滚烫。

难怪周泽楷这小子说自己拿不了那么多东西死活要自己过来这边,看来不是拖大的说辞。

不过…这么些东西就算来了五个自己也没用!

叶修转过头一脸痛苦地告诉周泽楷这个真相。

周泽楷眨了眨眼,表情也痛苦起来。

“怎么办……”之前买的太嗨了,没注意负重量啊……

“小周,难道轮回现在没人了吗?”叶修问。

“等前辈…没了……”只有我在这里等着前辈,其他人都走了。言下之意是如此这般的明显。

“哦呵呵……”叶修在一旁心中暗暗吐血。

就两个人吗?

这么一大堆东西难道两个人吗?!

叶修是拒绝的。

然后叶修转身就往门口走去。

周泽楷连忙拉住了叶修。“前辈……”周泽楷有些不解,怎么忽然就说走就走了呢?

叶修停了下来,指着那些东西对周泽楷问道:“小周啊,你说这些东西咱们能拿得动吗?”

周泽楷眨了眨眼,他似乎知道了答案,但他很聪明的选择不说出来:“不能。”

叶修看着周泽楷这么乖巧的样子也是有火发不出了。

他叹了口气道:“行了,就这么回去吧!”

周泽楷不干了。

怎么可以!什么东西都不带就回家?!

难道…前辈是嫌弃自己了吗…毕竟是自己办事不力……

叶修似乎看到周泽楷的尾巴垂了下来夹到了两腿之间。

我靠我出现幻觉了吗?!

“小周……”叶修于心不忍,伸出手举了起来想摸摸周泽楷的头。

当叶修那双白皙又骨节分明漂亮得不像话的手到周泽楷面前时,周泽楷升起“想吃掉”的念头。

然后他张开嘴凑了上去。

“嘶——”

叶修吃痛缩回了手。

周泽楷忽然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做了什么。

他,居然,咬了,叶修的,手指!

周泽楷懊悔不已,作为游戏的职业选手,没有人比他们更珍惜自己的手了。平时伤都不能伤一点,而自己,刚才,居然,把前辈的手指给咬了?

周泽楷这次是真的知错了。

之前的小错还能卖萌混过去,然而这次关系到那双不能再宝贵的手,周泽楷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做些什么。

当周泽楷还在低头不敢看向叶修思考着该怎么办时,叶修却是笑了出来。

“小周啊,你看,你咬的这地方像不像个戒指?”

嗯?!

闻言周泽楷抬起了头,看向叶修所说的那根手指。

他咬的是叶修右手无名指的地方,咬的地方不大,力道却刚好能够弄出痕迹,所以那道红印看起来就像是个戒指一般,挂在无名指那里——只有一半的红戒指。

看到叶修并没有因此而生气反而还有些高兴,周泽楷也放下心来。

谁知道这心刚下来却又被提起来了。

“不过小周你却没有,这可说不过去啊。”

前辈果然还是生气的吗……?周泽楷心想。

“来吧,哥也给你弄个戒指。”说着叶修手快拿起了周泽楷的左手,对着无名指的地方不轻不重地咬了一下。

然后半个戒指也成型了。

“成了。”叶修乐呵呵的将自己的手掌对上周泽楷的手掌,然后调整了一下位置,就看着那两个半圆的红色痕迹就这样结合了起来,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圆。

就像红线将他们串连。

“就像对婚戒一样。” 叶修仍笑着说。

没有谁的婚戒像他们那般奇怪。

也没有谁的婚戒像他们那般独特。

无名指之所以无名,是因为在等着有人能够在那里留下名字。

此时,周泽楷在叶修那里留下了他的名字,叶修在周泽楷那里留下了自己的名字。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大抵也不过如此。

“咳咳。”叶修觉得气氛有些不自然,面上略带着点不对劲的红把手收回,然后很明显的转移话题:“我们到底啥时候走啊?”

“现在。”周泽楷自带背景地回答。

“嗯?不拿那些了吗?”叶修有些诧异。那堆东西就算不全拿完,也好歹拿一点装个样子吧?

“不。”周泽楷很认真地说,“有前辈,我,够了。”

叶修表示自己受到了来自天使的圣光攻击。

啊这么男友力的话说出来我这个老家伙居然还会被攻击……

周泽楷趁叶修还没回神就牵起了他的手,看着那两个痕迹又重合成一个圆,心里喜滋滋的带着甜。

“走。”以行动力著称的枪王直接跨出了第一步。

“哎哎哎小周你慢点哥受不了这速度……喂!”

评论(5)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