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麟毛

孤苦伶仃一只狗,独自在双修

[从前有座灵剑山][陆海]喜欢从何得知(1)

很渣很痛苦
我不想自产自销…求各位大佬入坑然后产粮最后共建和谐社会…
qwq

——————————————————————————
我可能喜欢别人的东西。

王陆拖着下巴看着忙碌的海云帆忽然想到。

和堕仙约定好的时间在即,本来有些着急的王陆现在却是十分悠闲的样子。

所以才会有时间想七想八。

关于喜欢,王陆有自己的认识。

他可以对药材说喜欢,因为有用;他可以对秘宝说喜欢,因为有用;他可以对智教的成员说喜欢,因为他是教主,这样做有用;他可以对琉璃仙说喜欢,因为她纯洁得憨到可爱;他甚至可以对老板娘、阿娅,哪怕是王舞那个贱人说喜欢,毕竟——打不过是一回事,情分又是一回事了。

可是,对海云帆的“喜欢”,又是从何而来的?

王陆思绪飘向远方。

初次见面时在一群弱鸡的皇亲贵胄的二世祖里脱颖而出的海云帆给王陆留下了很好的印象,后来桃花村里的帮助虽说是为了给自己的计划抛砖引玉,但隐藏不了的是,村长那份头等奖给他,也包含了私心。

王忠旁敲侧击地抱怨过为什么不让他去做前锋,王陆面不改色的长篇大论了一番把王忠忽悠了过去,待人走后才自言自语道:

“为什么选海云帆不是选你…我当然有办法能让你过,我当然有办法。可是你们有哪个能像他一样做的好?十之八九都没有,怎么能让你上?”

“不是认为你不行,而是我相信他能做的更好。”

大概从那时起,名叫“信任”的种子种了下去,注定了对会那个人有与旁人不同的关注。

升仙大会结束后,王陆作为吉祥物,哦不,无相峰、第五长老、王舞的亲传弟子留在了灵剑派,而海云帆根据结果,派去了万法仙门。

在灵剑山的日子很无聊——至少在王陆看来确实是这样的。

每天锻炼身体、背书背书背书、和朱秦斗嘴、给王舞那个不负责任的师父打点好生活和复原无相峰,日复一日的日子没有个能掏心置腹的朋友那确实是很无聊的——哪怕明明有书信往来。

可是王陆在胸膛处按压住跳动不正常的心脏,那里膨胀的酸楚感清晰地告诉自己,这样并不能满足。至少,不能让这颗躁动的心稍稍得到抚慰。

后来万法仙门带着年轻的杰出弟子来灵剑派找事,王陆和海云帆才能再一次相见。

只是海云帆的视线不再只停留在他一个人的身上了。

“师姐吗…”王陆在暗处看全了一切,摸着下巴若有所思地喃喃自语道。

啊,跳动的心脏,暴起的脑筋。

啧,好痛。

为了将痛苦驱散至消失,王陆抱着“因为海兄是万法仙门的,是万法仙门夺走了他,我不高兴,我要搞破坏”的小情绪,发挥自己邪教教主的本质,将众生之门玩坏♂

出来后王陆看着海云帆苦笑的表情,自个儿也有些五味杂陈。

到底是怎么了?

那时的王陆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但不代表他现在也不知道。

王陆回神,眼睛瞟向一旁奋笔疾书的海云帆。

他皱眉、暗骂、咬笔杆的模样,都尽收眼底。

那是我的秘书,我的。

想到这里,王陆不由得将手握成圈,抿了唇,眼里一片暗哑的隐忍。

浑身上下散发着满满的独占欲气息。

海云帆很不错,大大小小的文件他都能事无巨细的做到完美。

王陆很骄傲,因为是他推荐了海云帆做自己的秘书,是他给了他这个平台来展现自己的能力,是他给了他一个机会大放异彩。

王陆很骄傲,很开心,他甚至能在私下窃喜。

表情颇像个成家了的媳妇看着自家相公努力的样子很是得意。

王舞看到时,会特别嫌弃的寒碜他:“你看起来就像个发情的公猪!”

海云帆看到时,会特别愤怒的指责他玩忽职守、身在其位却不谋其职、监守自盗,生气完后再悠悠开口说:

“我想我家那位了啊……”

然后王陆的脸色就臭了,顺带着脾气也臭了。

一般来说,只要海云帆提到内人,王陆就会派给他很多工作,加班加到凌晨而回不了家。

海云帆想过拒绝,可是看到王陆假装的忙碌样子和文件上盖着[紧急文件]的戳子,海云帆也只能叹一口气,重新坐回自己的秘书座,认命地再度工作。

一来二去的,被王舞看出了端倪。

“卧槽王陆你这个死变态你不会对海云帆起感情了吧?!”

王陆心尖不禁一揪,呼吸都乱了节奏。

操你妈的王舞这个贱人怎么直觉这么灵啊。

评论(28)

热度(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