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麟毛

孤苦伶仃一只狗,独自在双修

【周叶】你的唇上有血有蜜

啊……圣诞节什么的啊……周叶吃糖好了

有私设噢食用注意  诶嘿
 
 
————————————————————————
不要在喜欢自己的人面前舔唇。

偏偏叶修就不懂这个道理。

于是这就苦了周泽楷。

叶修抽完烟后会下意识地舔下唇;吃完泡面后会意犹未尽地舔嘴角;荣耀胜利后会开心地舔上嘴唇;思考问题的时候会咬下唇随后舔一圈;做到一半神情恍惚时那条艳丽的小舌不受控制地伸出来,唾液无法控制随即流出,将叶修的唇润得晶莹透亮,垂涎欲滴。

如果是做的时候那么周泽楷还能顺其自然的直接就上堵住、舔舐、轻咬前辈的唇,挑拨迷离的前辈使气氛更加躁动起来。

可是在平时日常的时候,周泽楷就只能看着好吃的前辈在自己面前晃悠,而自己却只能忍耐,忍耐,再忍耐。

唔……好想吃掉前辈……

周泽楷的呆毛跳动着,表达主人情绪的欲求不满。

冬至过后气温就更低了,尤其到了平安夜时,已经有了快下雪的预兆。

周泽楷代言了一款可食用的蜂蜜味唇膏,广告拍摄结束后一些年轻的女孩子们担心周泽楷不爱惜自己的外貌不会护理自己的脸尤其是嘴巴,于是红着脸你一支我一支的将公司尚未出售的唇膏塞给了周泽楷。

“这支唇膏虽然放有香精在里边但是是可以食用的哦,而且因为是蜂蜜的所以可以很有效的保护、滋润你的嘴唇,在防护冬天冷燥天气的同时还能让你的嘴巴看起来更加的健康哦~”

广告部的女孩子们把从销售部那里偷偷拿来的文案对着周泽楷大致说了一遍,随后就叽叽喳喳地红脸离开了。

嗯……保护、滋润嘴唇吗?

周泽楷想到了在家里舔唇次数越来越多了的某位。

天干物燥气温寒冷的话,用口水润唇反而是更加不好的办法呢。看起来前辈是需要这个了。

这般想着的英俊青年将唇膏塞入口袋中,在告别了片场的大伙后急忙回了家。

刚进门就是一股暖气扑面而来,感叹着“家里就是好”的周泽楷脱下鞋,将毛巾和大衣放在客厅的沙发上,在拿出一支唇膏后便走进书房寻找叶修的踪迹。

果不其然的,他的前辈就坐在电脑前,叼着烟打着荣耀。

叶修一出手,闭眼都能赢。看着自家前辈在竞技场虐完了黄少天后乐呵呵照例出口嘲讽对面的吵杂,以及照例地舔了舔嘴唇。

片场的那些女孩子们都误会了,作为联盟的脸,周泽楷时时刻刻都在维护着自己的形象。比如说卫生间洗漱台上的那些用品,除了他和叶修共用的牙膏有着叶修的痕迹,其它的护肤产品、清洁用品虽然有心想给叶修使用但都打上了周泽楷的标记。

所以这支唇膏前辈很需要用。

看着叶修舔唇的英俊青年这般想着,他看到叶修的嘴唇皮上有些干瘪和白燥。

周泽楷靠近叶修:“前辈……”

感受到有人来的叶修回头,看到周泽楷后摘下了耳机,乐呵呵地道:“哟,小周回来了啊,等你好久了,咱开饭吧。”

嘟囔着饿了的叶修快速和荣耀另一边的黄少天说了情况并下线。叶修站起身来掐灭了烟打算越过周泽楷走出书房然后去厨房热饭热菜,却被后辈抓住了手腕强行拉回,由于惯性的原因叶修被拌了个踉跄。

“小周?”叶修站直了后有些不满地问。

周泽楷没有解释,摊开手心亮出了那支蜂蜜唇膏,献宝似的给叶修看。

“这是……?”叶修看着静静躺在周泽楷手心里包装上画有可爱蜜蜂采蜜样的唇膏不太清楚状况。

所幸周泽楷没让叶修等答案太久:“唇膏…前辈需要。”

闻言叶修笑出声来:“哈哈哈…小周啊哥我都快三十岁了还需要什么唇膏啊真是…这种保养的工作真不适合哥,还是你们这些小鲜肉比较合适。”最后一句叶修明显对着周泽楷说。

“走吧走吧去吃饭吧,那些饭菜才比较适合哥。”叶修摇头,显然对唇膏不感兴趣。他摆了摆手,示意周泽楷跟在身后,他是真的想开饭了。

周泽楷却没注意到这一点,他看着叶修一张一合的唇,有些干瘪下去然后带有白丝的唇,再想到以前叶修红润饱满的唇,更加决定地递过手里的唇膏,有些固执地开口:“不!前辈…用!”

叶修有些愣,他很少见到不是在床上态度强硬的周泽楷。面对年轻气盛的恋人,叶修作为成熟的那一方率先妥协:“好吧好吧…不过先说好,涂完咱们就去吃饭啊,乖。”

说罢叶修接过周泽楷手里的唇膏。看着充满青春活力气息的幼稚包装,叶修一边涂抹一边笑着说:“都说了哥不适合这玩意儿,而且涂了上去对吃饭有影响……”

正说着,叶修忽闻到了蜂蜜甜腻的气味,诧异地挑了挑眉:“哟?这味道还挺香的?蜂蜜味的?”

再看了一眼包装上的说明介绍:“嗯?能吃啊?”于是饿极了的叶神抱着试试的心态伸出舌头舔了舔唇。

艳丽的舌尖划过刚涂完唇膏而显得润泽的唇,叶修小心翼翼又好奇的模样正击中周泽楷的红心。

品尝完新鲜物后的叶神吧嗒着嘴时,周泽楷在一旁幽幽出声道:“前辈…好吃?”

“味道还不错,”叶修评价,“不是很腻也不是冲的味道,感觉刚刚好……”

“……嗯……”

“嗯?!”

周泽楷趁叶修不注意,悄无声息地凑了上去,抱住前辈随后堵住了那张正说着话的嘴。

周泽楷心猿意马的深吻将叶修撩拨了起来。当带有侵略性的长吻结束,叶修有些生气地看向周泽楷:“小周你干什么呢?!”

周泽楷学着叶修的样子也舔了舔唇:“前辈……好吃。”

……舔唇杀伤力好大啊小周你快停下哥老了禁不住诱惑。

叶修强装冷静地说道:“你只是饿了,吃啥啥都好吃。走走走,咱们赶紧吃饭去。”

周泽楷摇了摇头,停下来后直愣愣地看着叶修,又舔了唇,像是在回味着什么。

随即周泽楷又欺身而上:“前辈…甜,先吃…前辈。”

可怜叶修,红着一张老脸,一张嘴被行动力爆表、强而有力的枪王堵到话都说不出来。

随后被吃的干干净净。

从此我们的叶•不羞•修,对唇膏一类物避如蛇蝎,谢而不收。

而我们的周•略心脏•枪王•泽楷,则发现了比唇膏更好用的东西。

——那就是自己的吻,自己的唾液。

啊,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评论(3)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