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麟毛

孤苦伶仃一只狗,独自在双修

【露中】你的唇上有血有蜜

两年前在港耀吧看到的结婚贴标题
很喜欢很喜欢很喜欢这句话
在心里珍藏了两年
今天私心用一下
很久没回去那个圈子的中心了
不知道怎么样了  也依旧希望那对是幸福的

以上题外话   毕竟啊
这是一篇虐文

—————————————————————————————
伊万•布拉金斯基干掉了最后一滴伏特加,终于支撑不住倒下扑伏在桌面上,醉倒在灯红酒绿的酒吧里。
他是一个很成功的人。
至少别人是这么说的。
可是认识他的人和他自己都知道这不过是个屁话。
如果可以,他根本不想要什么成功。
“伊万•布拉金斯基?很成功?很完美?很了不起?”高大的斯拉夫人挥舞手中空了的酒瓶,划出很威武的弧度,只是大家都知道的——一眼看过去就能知道这个有着柔软白金发的男人喝醉了,在撒酒疯。
独立的一张圆形高竖脚桌上横竖摆放着好几瓶伏特加,无一例外全被喝的一干二净——对,点滴不剩。
没有人知道这个男人怎么了。
也没人想知道。

“伟大的伊万•布拉金斯基将带领你们走向更美好的世界!”
男人醉酒着,口齿不清,只有熟悉他的人凑近了听才会勉强知晓他在说什么。
而来人明显就是那一类人。
“该死的,你怎么醉倒在了这里?伏特加?天呐,伊万,你到底喝了多少这叫人犯罪的液体?”黑发的男子看着难得醉倒的白金发男人啧啧称奇,在看到酒瓶的数量后估摸了一下大致的量,饶是平静淡然如他也不禁变了脸色。
“你这是在寻死吗?!伏特加不能当水灌下去,你的胃也不是铁打做成的,你要我说几次才会明白?”
在黑发男子的怒斥下白金发男子虽没回过神却也已经缓过劲来,没拿住空酒瓶的大手不耐烦地挥舞:“唔……不需要你管这么多!”口气威武不可违抗,但却因醉酒而显得只是嗫嚅的嗤语。
“不要我管了?”黑发男子怒极反笑,“那你就醉死在这里吧,我走了。”
说完一个漂亮的转身,不留任何感情的直接离开。

伊万慢慢抬起头,把鼻子以下的部分埋在弯曲起来的臂弯里,遮掩因委屈而抿住的唇,视线看向黑发男子离去的方向,委屈地眨巴了眼,确定那人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再看了看周围同样醉酒却已经被人接走了的醉鬼们,感觉自己好委屈。
“万尼亚……也想有个朋友……”
他小声地说着,说给自己听。
他又说了好几次,越说越小声,最后把整个头都埋进手臂里,两只手臂围住了那颗英俊的头颅 ,那些虔诚的话,都用心跳来说了。

“酒醒了?那就自己起来自己回家吧。”
头顶处传来熟悉的声音,伊万•布拉金斯基不多想就抬起了头,果然看到熟悉的黑发男子站在自己面前,然后他就笑了,断断续续地说着:“呀……小耀……真好啊你没走……”
被称为“小耀”的黑发男子看着醉得不省人事的伊万,叹了一口气。
“冤家。”他说。

最后王耀一个人把伊万•布拉金斯基扛回了他们家。
对,他们家。
“下次你再偷溜跑出去喝成这个样子我就把你大卸八块成肉末用来包饺子过年。送给阿尔弗雷德那个家伙他绝对高兴到放弃他爱不释手的汉堡。”王耀系着围裙在厨房里煮着醒酒汤,恶狠狠冲斜躺在沙发上的某高大男人喊道。
本来醉着的伊万忽然摇摇晃晃地走进了厨房,从后背抱住了王耀,把头埋进深色的发间,闻着发香体香。
“小耀……”伊万沙哑地出声,烈酒烧灼了他的喉咙,也点燃了他的欲望。
熟悉伊万的王耀身体不可抑制地抖晃了一下。“你只是醉了,”王耀强装冷静地开口,“待会醒酒汤做好后你喝下去回床上好好休息。”说着一边不动声色地扒拉伊万禁锢着他的手。
“不要嘛小耀~”不等王耀反抗,伊万就直接吻了上去。

伊万•布拉金斯基的吻如他这个人一样,强硬又带着绝望。因为强硬所以紧紧搂着怀中的人,舌头在口腔中肆意冲撞,吮吸那条逃避的柔软,唾液从嘴角溢出来,顺着下巴与脖颈流淌至锁骨,打湿了衣物的领口。因为绝望所以一直是他在主动,他把王耀圈住、禁锢住,他害怕他美丽耀眼的恋人会离开——确实是会离开,所以更不舍、更不愿。
王耀咬破他了的唇,鲜红的血渗出来,随着亲吻的来回动作涂抹了唇。伊万看到那妖冶的红,心中一动也咬破了王耀的唇。
两人的血相容在一起,随着津液进了各自的肚里。
只有面对王耀,这个强大的欧洲男人才会放下他的盾,卸下伪装变得疯狂。
但是不会放下他的武器。
当长挺的尖枪穿透王耀的身体,再温婉如他也忍不住哼出声。“痛……”王耀仰起头,脖子撑起一个优美的弧度,脆弱的喉结暴露在空气中,微微颤抖。他的指甲掐进伊万的肉里,想以此减轻自己的痛楚。被攻击的伊万吃痛,紧接着似接收到了冲击的讯号般进攻王耀的堡垒。举起他那战无不胜的长枪,直搞龙穴。
毫无防备的王耀溃不成军,在伊万•布拉金斯基的怀里无法支撑自己,只能任由自己的城池被攻略。
最后伊万登顶,升起胜利的旗帜,燃放欢快的焰火。

“耀…别走嘛…”做完后的伊万扯出一个有些虚弱的笑,紫晶色的瞳孔暗无生机,那张弧度微圆的娃娃脸显得更加憔悴。
“别走……”
说完,之前沉藏在身体里的酒精再度活跃起来,汹涌澎湃的袭来冲击伊万的大脑。
眼前一黑,伊万就这样倒下了。
衣衫不整、一塌糊涂的王耀微喘着气,眯眼看着倒在地上却还紧紧抓着他裤脚的伊万•布拉金斯基,咬牙切齿地道:“你这个……疯子!”

第二天伊万•布拉金斯基在天崩地裂的头痛中醒来。
“小~耀~”他把手往床边一抓,却满手空。
“小——耀——?”他走出房间往屋里喊,却只有空荡荡的回响。
“小耀到哪里去了……”伊万走进厨房,打开了冰箱却找不到酒。
“呀——头好痛呢……”失望地走到客厅,敲打着自己头时看到了桌子上的纸条。
“这是什么呢?”伊万把纸条拿起来看,那是王耀娟秀又有力的字迹:
“勿念。”

“哈哈呵呵呵呵呵嘻嘻嘻。”
伊万•布拉金斯基笑了起来,像个得到喜爱玩具的孩子。

“小耀你最后果然还是走了呀。”
伊万•布拉金斯基带着哭腔,像个失去了喜爱玩具的孩子。

“万尼亚做错了什么吗,万尼亚没有朋友,万尼亚没有爱人……”
伊万•布拉金斯基慢慢蹲坐了下来,抱着头,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在检讨。

“小耀……小耀……耀……”
伊万•布拉金斯基咬破自己唇,舌头一扫,舔过自己嘴上的血珠。
“好甜呢,”伊万笑了笑,“小耀的味道。”

   

    
——   ——  ——  ——  ——  ——
啊我在写什么…
收拾一下去参加会考吧…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