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麟毛

孤苦伶仃一只狗,独自在双修

盛夏过,无沐秋,乃入冬

春雨洗刷过的土地多少都会显得有些泥泞。在市中心公园里践踏草坪的十五岁少年却不管这些,一直用鞋尖划拉着那些脆弱的小草,丝毫不在意沾上的褐色泥块。

“喂,你做什么呢!”不远处传来呵斥声,少年闻声懒洋洋的抬起头,看到一对兄妹站在草坪外面对着他——说是兄妹,是因为他们的长相有八分的相似,而把女孩子挡在身后,一眼就该能看得出来了。

“关你什么事。”少年无精打采地回答。他现在在想自己接下来的居住问题,无心和别人谈话。

“哥哥…这人不是之前和你比游戏赢了的那人吗…”被兄长护在身后的妹妹悄声对哥哥说。

“哦——?”被妹妹提醒过后的男孩幡然醒悟般瞪大了眼睛,拉长了音饶有兴趣地看向仍在草地上百无聊赖欺负着绿油油小草的少年,以及他身边放立的行李箱。丰富的人生经历让他瞬间明白了这位少年的处境。

男孩想到这位少年在游戏里把他给胜了的事儿。在游戏里他是多么的潇洒骄傲啊,举手投足气势如虹一招一式来势汹汹,却又那么云淡风轻就像胜利本该属于他,犹如一位攻无不克的战神,骄傲又自信——可是看看现实里,落魄成这样。

对英雄惺惺相惜的男孩看不下自己认定的对手这个样子,于是上前了几步——仍旧站在草坪护栏外,冲里面的少年喊道:“喂,你是没地方去住吗?要不要去我那里?”

“哥哥?”一旁的女孩惊讶出声。

“没事的沐橙,相信哥哥。”说罢他继续问,“不收你钱,只要你陪我打游戏。”

草坪里的少年拿起行李箱,跃过矮到毫无用处的护栏,走到男孩身边很自来熟的搭上了肩膀,嬉皮笑脸地说:“那多谢了啊。”

“没什么。”反正伙食你还得自己找。后半句话男孩选择不说。

初春,一行三人行走在暖阳中,走向新生活。

“我叫苏沐秋,这是我妹妹,叫苏沐橙。兄弟,你呢?”

“哦,我叫叶修。”

“天——好——热——”少女拉长音的尖细声在少年们的耳中与屋外蝉鸣一般让人感到刺耳烦躁。

苏沐秋讨好自己妹妹:“沐橙乖,等哥哥卖出了材料得了钱就带你去游泳降暑吧,好不好?”

少女吧嗒着眼,无辜看向自家哥哥:“可是哥哥,你老这样高价出售,什么时候才能卖出去嘛。”

“快了快了…”苏沐秋也着急。这批材料虽不是十分稀少,但也算难得一见,自己价格也很公道了,为什么挂在市场上这么久了却还不见有人来买呢。

“不会是那些公会暗中搞的鬼吧?”一直在一旁不说话的少年叼着一支抽了一半的烟,手上胡乱点击着屏幕,打开了一个页面然后叫苏沐秋来看。

“关于最近某玩家利用系统bug收集材料再高价卖出的事态……”苏沐秋看着屏幕慢慢念出内容。

“靠!这尼玛不就是在针对我吗?!这些该死的会长们打不过我强抢不了材料就用这种卑劣的手段!欺人太甚!”苏沐秋暴走,吓到了在一旁喝着冰水的苏沐橙。

“沐秋,你冷静一下,你吓到你妹妹了。”

“哥哥……”苏沐橙弱弱的出声。

“抱歉啊沐沐是天太热了哥哥又在火气头上,别怕别怕啊,哥哥不生气了哦,你出去玩一下好不好~”自知大失形象身份的苏沐秋赶忙安慰妹妹,他不想在妹妹心目中留下不好的印象。

目送妹妹离开后的苏沐秋叹了口气,垂头丧气地询问身边的少年:“叶修,你说,怎么办啊。”

两年了,叶修也和他们这对兄妹生活了两年,苏沐秋也早已对这位叫做叶修的少年推心置腹当做了一家人。如今自己慌张失措的模样不能被亲生妹妹见到,只能询问好兄弟叶修。

“家里的钱快连生活费都不够了!沐橙还得交学费呢…这些公会这样封杀出售材料的财路…雪上加霜!”

叶修沉思了一下,最后也叹了口气。他说:“沐秋,就按照他们说的做吧。”

“什么?”苏沐秋不明所以。

叶修指了指屏幕上的某一行,苏沐秋凑上去,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们要半价收购这些材料?!”继而恶狠狠地说:“这是抢劫啊!”

“不然你打算怎么办,就这样饿死吗?”叶修说,“我们也不能坐以待毙看着我们辛苦打下来的材料就这样被廉价收购,我们可以讨价还价啊!”

“这…这…唉,好吧。”

后来材料以苏沐秋标价的五分之四的价格出售成功并且对方保证一直都用这个价格收购不再做压榨辛苦劳动人民的老地主。苏沐秋对叶修的敬佩更深了一分。

拿到钱后苏沐秋兑现了对妹妹的承诺,一行三人在盛夏时分去了游泳馆。

看着在水中嬉戏开怀的苏沐橙,苏沐秋咬牙切齿对身边的叶修说:“你看那些臭小子,一直盯着我妹妹看!真想把他们眼睛都挖下来塞到他们屁缝里边!”

叶修听完憋不住喷了嘴中的口乐,被呛到后咳着嗽一脸震惊的看向苏沐秋:“卧槽——咳咳,卧槽沐秋我没发现原来你是个这么变态的家伙啊——咳,该死的妹控,太可怕了。”

“你以为我想,”苏沐秋翻了个白眼,“我们父母去世的早,兄妹两人相依为命。沐橙把我这个哥哥当做唯一的亲人,我又何尝不是?只是啊——”

“只是什么?”叶修随口问道。

“正因为是哥哥所以才会对妹妹有使命感般的保护欲望啊!”苏沐秋拍桌而起。

叶修示意他冷静一下,顺带踢了他一脚,苏沐秋感受到妹妹投来的视线,大方地冲在水中如美人鱼般美丽青春的妹妹挥手,随后再大大方方的坐下。

不要脸的这一点他向叶修也学了个七八分。

“叶修我跟你说。”苏沐秋压低了声音。

“你说。”叶修心不在焉地回答。他在心里估摸什么时候能回家,他现在手痒得很,非常想念他的荣耀女神。

“我有个存折,里边有两万。”

叶修没忍住,又一次把嘴中的冷饮喷了出来。

苏沐秋心疼地嚷道:“卧槽叶修你不喜欢你也别浪费啊,四块钱一杯啊卧槽!”

叶修这次没被呛到,很快就缓过劲来的他恶狠狠地对苏沐秋说:“你开什么玩笑呢!”

“我没开玩笑!”苏沐秋小声嘟囔,“叶修我跟你说我只告诉你一个,沐沐都还不知道呢。”

“你他妈之前还告诉我家里揭不开锅!”

“是啊,除去这两万后确实揭不开锅啊!”苏沐秋冲叶修挤眉弄眼,“我想好了,沐沐现在好好读书认真学习,将来大学的学费肯定很贵的,现在我就要存好。而且女孩要富养,不然哪天被一些只会耍小聪明的小痞子骗走,我这个哥哥哭都没地方哭去!”

叶修看着滔滔不绝的苏沐秋,吧嗒着嘴中残余的碳酸饮料,敬佩说:“沐秋啊,我发现——”

“什么?”苏沐秋转向叶修。

“你果真是个变态哥哥啊!”

“叶!修!”

盛夏,炎炎夏日在凉爽的水与风中匆匆走过。



“叮铃叮铃铃————”

唯一的一台座机响起嘈杂的声响,正在游戏中酣战的叶修让沐橙接了电话。

“叶修哥……”才一会儿苏沐橙弱弱的出声唤道,小声的不可思议。

“嗯?”打赢了之后的叶修一个漂亮的转身看向沐橙,“怎么了?”

“警……警察局打来的电话……”

只是刚到秋天的季节,叶修却感觉身心都坠入冰窖中寒冷。

“家属来认领尸体。”

警察带领着两个一看就是未成年的孩子走进停尸房,停尸房的看守人打开门,冰冷的面上在看到两个稚嫩的面庞时也不禁柔软了一些。

“进去吧孩子。”

“唉,这小小年纪……”

叶修和苏沐橙手抓着手,一步一步慢慢走向那具冷冰冰无情的放置架,他们紧张、悲痛、害怕,就连呼吸也小心翼翼。

走进了,走到了旁边。

“叶修哥……”苏沐橙颤抖着看向叶修,声音里都带上哭腔。她不敢动,她不敢直面结果。

叶修深呼吸了几口气,甩了甩头把思绪全都丢出脑外,伸出手一鼓作气的掀开了盖在尸体上的白布。

苏沐秋安静地躺在那里,紧闭着眼,白静的脸庞上还有淡淡的血渍。

“啊——哥哥——哥哥——哥哥你睁眼看看我啊——哥哥我是沐橙啊哥哥——”

叶修掀开布的看到苏沐秋那一瞬间,苏沐橙就再也憋不住了,她扑上前在兄长的身上,嚎啕大哭,撕心裂肺的哭喊让她平时漂亮大方的苏沐橙形象瞬间消失不见,只剩下一个悲痛的、不可置信的、失去全部的苏沐橙。

此时,此地,在夏天的尾巴秋的初头,在警署的停尸房内,一个失去至亲亲人的女孩抱着她至亲的亲人,痛哭流涕,抑制不住的悲伤混合在悲怆的哭喊声中,犹如锐利的尖刀从头上直刺刺的扎下,痛不欲生,生不如死。

而在一旁的少年安静地看着,可他抿着唇,手握成拳,手臂止不住的颤抖。仔细一看,发现少年的指甲掐入了肉里,深深陷了进去。

南山公园南山公墓。

“叶修哥。”苏沐橙蹲在苏沐秋的墓前,看着刚切好的石块,那些碎屑石末仍对石块主体依依不舍。大悲之后的她,安静的像是森林深处刚诞生不久不食人间悲苦初生精灵,安静美丽,又带着憔悴与绝望。

“嗯?”叶修抽着烟,在烟雾迷蒙中回应着。他的脚边是十几个燃尽的烟头。

“……我也想玩哥哥玩的那个游戏。”安静了许久的苏沐橙忽然这么对叶修说,语气中是无法动摇的坚定与执着。

“不行。”叶修想都没想就拒绝了,“你哥哥他……”

“可他已经死了。”苏沐橙打断叶修的话。“哥哥他生前一直努力的玩游戏,我知道是为了赚钱养家我也知道一大半部分是为了我,我也有想过和哥哥一起,可是每次我一提他就拒绝。他让我好好学习将来上一所大学有个正经的工作最后遇到一个好人嫁人生孩子……”说着苏沐橙的声音又哽咽了起来。

“那个…沐橙…”叶修有些手足无措,他身上没带着纸巾。

“对不起我失态了叶修哥。”苏沐橙深吸了一口气,像是要把所有的眼泪和泄露出的感情全都吸回身体里,“可是我哥哥现在不在了。他留下来的东西,几乎都在那个游戏里了。我…我…我想,我想玩哥哥玩的那个游戏,就、就像,就像他还在一样!”

说到最后苏沐橙终究还是没有忍住,眼泪飙出来,她看着叶修手足无措的模样,一边说着“没事”安慰叶修一边掏出纸巾整理自己。

“拜托了叶修哥!”

苏沐橙给叶修鞠了一个躬,深深的九十度。

倔强的少女用瘦弱的身体展现了自己超强的意志与信念呈现给叶修看。

叶修叹了口气:“沐橙你先起来。”

苏沐橙抬起头,她咬着下唇目光坚忍,不达目的不罢休。

叶修看着那张和苏沐秋有八分相似的脸,思绪一飘,记忆重合。

“我如果、万一、要是出了啥事,我妹妹就拜托你啦!”

玩笑似的话语犹在耳边,嬉笑的日子仍在眼前,如今阴阳相隔,生死离别。

叶修啐了一口:“苏沐秋我真是欠你的!”

最后叶修同意了苏沐橙的请求。

“沐橙啊,你哥哥之前创了一个女号,没用过。不过是枪炮师,不知道你喜欢。”

“只要是哥哥的,我就喜欢。”

“那好吧。”

“叶修哥,那那个枪炮师叫什么名字?”

“我想想…好像叫沐雨橙风。”

“叶秋,嘉世已经没有你的位置了。”

“解约吧。”

叶修站在嘉世的门前,吸了最后一口烟,看着街上的雪,抖了抖肩,缩起了脖子然后走进雪夜。

“叶……修哥!”苏沐橙从馆内跑了出来。后面的“修”字被她念的极其小声。

“真的要走吗?”苏沐橙站在雪中,抬头看着默不作声的叶修。

“是要走的。”叶修说,还不待沐橙开口他又说,“可我还会回来,等我整理好一些麻烦事。”

叶修揉了揉苏沐橙头顶的发:“而且我也会一直在游戏里,就像和你哥哥在一起。”

苏沐橙启唇,却欲言又止的闭上了嘴。“回去吧,”叶修说,“你也长大了,别太给经理难堪。”

最后苏沐橙妥协了,一如当年叶修向她的妥协。“好吧,好吧。”苏沐橙最后对叶修说,“记得回来。”

说完转身走进灯火通明温暖的嘉世馆内。

叶修抬头看了看黑茫茫的夜空,点点白雪飘落。

“沐秋,你这是在怨我没能保护好你妹妹吗?”叶修苦笑了一下,“我也不是毫无建树啊…是时代变了…当年那个好心让我们玩游戏的网吧老板陶轩如今毕竟是个商人不是吗,你也不能忘了我是个离家出走的家伙成不…”

“我会把沐橙接回来的,用一个新家。”

“可是,你也看不到啊…”

下雪的夜晚,冷清的街道,叶修忍不住走进一家网吧。

“登记一下。”

“C区47号机。”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