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麟毛

孤苦伶仃一只狗,独自在双修

关于“鞋子” 他们的场合

杂乱的CP

盗墓笔记  的场合:

吴邪看着屋外淅沥沥下着的雨,忽然兴致大发,转身对静坐在一旁的张起灵说:“我们出去淋会儿雨吧?”

张起灵抬起眼皮看了一眼窗外,再看了看面前兴致勃勃的人,鬼使神差地点头答应了:“嗯。”

“出门前先穿上这个。”吴邪不知从哪掏出一双鞋,等张起灵定睛一看,才看清是一双雨鞋。

不是说出去淋雨吗,还要这个防雨工具做什么。张起灵用眼神向吴邪询问。

“咳咳…我这个…后来不是有机会出去嘛…和胖子一起走集市的时候买了一大堆东西。咳…这个是那时买的。不知道合不合你,你试试。”吴邪掩饰着什么一般解释着。

张起灵就在门口换了鞋。

本以为会差强人意没想到刚好合脚。

张起灵有些惊讶地看向吴邪。

吴邪笑了,眉梢都挂着得意:“我就知道错不了…我看一眼就知道了…胖子那家伙还和小爷我打赌,瞧这不是输了吧哈哈哈哈哈哈。”

看着眼前人春风得意的样子,张起灵心情不免也有些舒畅。

古有郑人买履,只相信自己在家量好的尺寸而不相信自己的脚。

而自己的爱人却对自己的事情事无巨细哪怕只是脚的尺寸也熟记于心。

没有因个人隐私被知晓的羞耻,只有满腔的燃烧的感动。

“走吧。”吴邪也换好了自己的雨鞋,对张起灵道。

“嗯。”张起灵一如往常的走在吴邪身边,牵起他的手,十指相扣,然后一起走进雨帘中,任由雨水冲刷。

全职高手  的场合。

“叶修,我和沐沐、柔柔出去购置年货,你留下来看家。”陈果看着购物清单头也不抬地对叶修说。

“好——”叶修坐在电脑前懒懒地回答。

“你要买些什么不?”陈果问。

“嗯?”叶神回过头看向陈果。

“我说你要不要也买点东西?”陈果又重复了一次,“不如给你购置一身新衣算了,快过年了。”

“哦,老板娘你看着办好了。”叶修把头转回去,继续投身荣耀。

“诶叶修你鞋子多大码的啊?”离开前陈果最后一次询问。

“XX。”叶修脱口而出一个数字。

街上。

“诶,老板,这双鞋还有XX码的吗?哦帮我包起来谢谢。”

苏沐橙疑惑的看着陈果,问:“果果,你这是要买给谁的啊?”

“啊?叶修的啊。我问了他说他就是这个码的。”陈果回答。

“可是他的脚码是XX啊…上次他的鞋还是我买的…”

“嗯?!”陈果瞪大了眼睛,“这杀千刀的叶修居然敢唬我?老板老板!!换码!”

埋怨完叶修后的陈果嘟囔着:“那叶修说的XX码是谁的码啊…”

苏沐橙思绪有些飘移,尘封的那些记忆如果没有出错的话,那个码数应该是自己哥哥的脚码。

黑塔利亚  的场合。

打扫仓库时阿尔弗雷德在一处角落里发现了一双积尘多年的小军靴。

他蹲下来小心翼翼地把鞋子捧起来,又吹又拍的将那些灰尘弄走。

褪色的回忆重新染上鲜丽的色彩。

“生日快乐阿尔!”

“哇!”

解下缠绕眼睛的布条,重新适应光明后看清了摆在自己面前的礼物。

一双崭新的、帅气的红黑色小军靴。

“真帅!”小小的孩童赞美着,“亚瑟亚瑟!这是送给我的吗?”

“嗯啊…当然是的啦,喜欢吗?”穿着绅士装的亚瑟蹲在与阿尔弗雷德视线平行的高度。被孩子热情的视线与激昂的语调弄的有些害羞,但心里却是十足的得意与高兴。

“谢谢亚瑟!”阿尔弗雷德凑上前,往亚瑟的脸上亲了一下。

“噫!!!!!”本就有些微红的脸直接成了番茄。

看向兴高采烈的孩子,亚瑟的祖母绿的眸子里流转着温柔。

“喜欢就好。将来阿尔会成为了不起的将军的。”

“真的真的真的吗?我会成为将军?像亚瑟那样帅气吗?”

“嗯,一定会的。”

时间飞逝,一声枪响打碎了过往。

阿尔弗雷德看着自己手中的那双灰暗的小军靴,叹了口气,将它放回原位。

“啊天气这么好hero我不如去野餐吧。”

随着仓库门关上的声音,那双小军靴再度回到黑暗里。

——————————————————

王耀闲来无事去了一趟红军博物馆。

XX用过的烟灰缸、XX批过的文件原稿、XX的办公室桌椅、XX的盖章……

随着展厅的陈列移动,王耀看到了挂在墙上被防弹玻璃保护得很好的一套军装。外加一双布鞋和一双产自苏联的军筒鞋。

王耀想起当年让人把过去的东西都丢掉时有人问:“有历史意义的东西怎么处置?”他回答:“随便你们吧。别让我再看到就行。”

如今还是再见了,这是缘份吗?

王耀笑不出来。

他想到了炮火连天时与他并肩作战的战友以及愿意为他献出生命的家人。

他的衣服沾染敌人的血、家人的血、自己的血。

腥味怎么洗也洗不掉,狂风也不能把它吹干净。

家人们缝制好的布鞋,在艰苦岁月不太顶用,后来那个高大的斯拉夫人看不下去了,就直接把他的鞋子脱了下来给了自己。

“拿去用,虽然大了些但是用绳子绑紧点也比你们家的好用。”

刚开始还有些感动的收下,心中道“患难见真情”。

殊不知给后来的一切带来了麻烦。

两人都很强硬,也好面子,骨子里的骄傲谁也不肯让谁。

“你是我的!你不能拒绝我!”

听到这句话的王耀眯起了眼睛,一向和煦温柔的他第一次对面前的人露出危险的气息:“不,我不是你的。”

然后冷战,最后决裂。

王耀知道自己做的是对的决定,可是心脏始终抑制不住的难受。

“先生你好。你现在所看到的是当年我国与苏联互帮互助友好合作时……”展馆的工作人员看到王耀停留在此许久,以为这位先生好奇便好心上来解说。

王耀礼貌地打断工作人员的解说,略带歉意的道:“谢谢,不用了,这段历史我知道。”

比谁都知道。

惩罚军服   的场合。

镇帝将军凌卫三十岁的生日受皇室邀请在皇宫举行。

上层阶级的绅士名媛们在富丽堂皇的大堂里交谈,也有些在舞池中翩翩起舞,最多的就是祝贺凌卫将军生辰和趁机攀些关系的。

剩下个别的就安静地在休息席内冷眼旁观。

艾尔•洛森坐在休息系的阴影里,抿着唇碰触了杯中的液体,阴森的看向在众人中间同时被凌谦和凌涵保护着的凌卫。

那份荣誉该属于卫霆,而不是他的克隆人——凌卫。

可是他没有凌家双胞胎的能力保护他的卫霆 ,或者说时代不一样。他给他最好的也是最后的保护就是亲手结束了他的生命——子弹从头颅传过,一枪毙命。

卫霆的特殊基因克隆出来的克隆人就这样分发给了每一个高级军官。最后成功长大的却只有三大将军之一的凌家做到了,还非常出色。

这里呆不下去了。这是艾尔•洛森脑内唯一的想法。待的时间也差不多可以了,可以和家族内交代了。这般想着,艾尔•洛森站了起来,提起椅子旁一直放着的袋子,走向大厅内万众瞩目的凌卫。

“生日快乐,凌将军。”艾尔•洛森带着温柔的笑容向凌卫祝贺着。

凌卫的身体里沉睡着卫霆最后的一丝灵魂,凌卫经历的、看到的,卫霆也会有意识知道。这是尽管厌恶着凌卫这个皮囊但艾尔•洛森始终对凌卫温柔的唯一原因。

看到来人,凌家双胞胎不由得上前将兄长大人保护起来。

艾尔•洛森不置可否的挑起眉来。

凌卫皱眉,小声地对两个弟弟说了些什么,双胞胎才不情愿的稍微退让了一些。

“祝您福寿安康,家业和隆。”说完艾尔•洛森亲手将礼物奉给凌卫,在对方接住后稍稍弯腰鞠躬表示敬意,然后转身挺背傲然离去。

离开人声鼎沸的喧闹场合回到自家房内。

之前送出去的礼物不是别的,而是二十多年前卫霆选择的一双军靴。

为了让卫霆说出自己喜欢的东西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可是艾尔•洛森很享受把猎物钓上钩的过程,而且最后卫霆也如他所愿的说出了自己想知道的答案。

艾尔•洛森才不管当事人看到礼物时会是怎样的一头雾水和那对双胞胎是否打算扔掉。

反正卫霆知道是他送出去的。
卫霆知道那实际上是送给他的。

卫霆会很高兴的。

其它的一切,艾尔•洛森一贯不理会。

这种胜似生离死别的痛苦,需要来自卫霆的喜悦来稍微减轻一些灼烧撕裂的苦楚。

生日快乐,卫霆。

【忽然发现写了好多啊有些杂乱,加tag的话显得是在蹭话题啊…】

【每个片段的来自都写了出处   (๑>ڡ<)☆希望看到的人吃下我的安利】

评论(9)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