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麟毛

孤苦伶仃一只狗,独自在双修

战争年代的爱情只有在战争中才能万古长青。

伊万•布拉金斯基

我问你

那棵我送你的常青树

在西伯利亚的极寒中是否已经死去

 
王耀是痛苦的

因为他知道

前方是迷茫黑暗不可知的未来

后面是无数家人期盼希冀的目光

如针在毡贴合在他的背上

王耀害怕他会倒下

就再也起不来了

 
儿女情长在炮火硝烟中弥足珍贵值得收藏

也同样的微不足惜随风消散

 
最后他们在黎明中迎来了和平

哪怕他们的手上还拿着武器

正身处战场身负着伤

 
再见时王耀穿着得体的西装

那个高大的斯拉夫人也是

并肩作战时穿的军装都各自进了自家的博物馆

目光汇聚在一起也只会微微一笑

再也没有交谈

 
眸子由红变黑,又从黑转红

伊万想,这就是这个人一路走来的证明吧

那人的骄傲是由鲜血熔铸而成的

同时又浴火重生

 
紫晶色的瞳孔流光溢彩

道不尽说不出的神秘幽迷

可他从骨子里就已经变了

王耀想,他一眼就能看得出来

毕竟他们曾经是那么的熟悉

 
常青树从湿润的南国泥土中连根拔起送至寒冷的北国

哪怕忙不迭的第一时间就立刻种植在冷硬的土地里

终是会死在异地

 
战争年代的爱情只有在战争年代万古长青。

评论(19)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