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麟毛

孤苦伶仃一只狗,独自在双修

【周叶】关于他的小细节我都知道

来自漏嫂的“哦漏一百点”的怨念

明明是寒冷的冬天为什么空气中依然有着一股属于春天的恋爱的酸臭味呢…

叹气)这就是爱吧

————————————————————————————

联盟发下了一张调查问卷,标题是“你所崇拜的选手”。

每个战队每个队员都会得到一张,因为直接说出“谁是自己崇拜的选手”难免会让人觉得有些难为情——尤其是崇拜的人还是某个特定的人的时候,所以调查问卷采取的是匿名问卷,不用署名。

由于联盟需要统计出由职业选手所认定的“崇拜的选手”,所以问卷依然需要回收。

在黄少天一个劲的威胁——“都给我选我们蓝雨的队长啊听到没有我们蓝雨的队长不管是从哪个方面都是十分出色的不是吗不选他的话你们的良心是不是都被叶修给吃了啊记得记得记得选喻文州啊!”和类似方锐魏琛不要脸的拉票——“老夫当初一个混乱之雨出去啊…老夫全盛时期可是能和叶修打个平手的!”“黄金右手知道吗?!属于神的奇迹的右手!那可是我的右手呢!怕了吗?!”以及一些不怒自威自带光环光圈特效的选手——“哼,无聊!”“呵呵。”“……”属于职业选手内部投票含金量超高的调查活动持续了三天便上交结果至联盟了。

一周后,联盟的调查结果出来了。

不出所料的被诸位职业选手选择“崇拜”最多的那位是“荣耀再玩十年也不会腻”的叶修。

陈果激动的打开页面然后把屏幕转给叶修看,比当事人还高兴的说:“叶修叶修你看,至少有43%的人崇拜你诶——你一个人差不多占了一半啊!”

叶修不在乎的叼着烟,把页面往下拉,象征性的看了一会儿后就抬手赶陈果:“好了好了哥知道了,老板娘你忙着去让哥打打荣耀。”

“你这什么态度嘛叶修!难道你不高兴吗?!”没被领情的陈果不满道。

“高兴高兴,哥当然高兴。不过——”叶修挑眉,“这结果哥早就猜出来了。你们不崇拜哥,还能崇拜谁。不过可惜了哥居然没能一统荣耀真是失策啊啧啧啧”说完还煞有其事的摸了摸下巴的胡渣表示遗憾。

老板娘在不要脸的叶修的气场下选择了离开。

下意识的瞟了眼屏幕,正欲关闭当前页面的手停留在鼠标之上迟迟没有落下。

联盟的调查问卷,回答方式是写出你所崇拜的那个人以及那个人的优点——及为何崇拜的原因。

当叶修得到问卷的时候,歪歪斜斜的几个字就写满了那张不大却也不小的A4纸。

这种不认真的态度被陈果恶狠狠的批评了一番,苏沐橙在一旁捂嘴偷笑。

叶修满不在乎的说:“差不多就行了谁会傻到去写一大堆东西。”

而此时映入叶修眼中的,正是叶修口中的“傻到写一大堆东西”的东西。

“我所崇拜的人,是叶修。

那是一位很值得让人尊敬的前辈,单不说他从‘荣耀’这个游戏刚开始就一直在其中活跃着,直到如今仍是我们眼中一座无法跨越的大山。叶修前辈对‘荣耀’的执着程度与喜爱超过联盟中的每一个人,那也是最纯真的喜爱,是叶修前辈的动力源泉。所以我想,叶修前辈能够自始至终一直热爱着荣耀,定是因为那源源不断、坚定不移的对荣耀的喜爱吧。

上天给了他天分,他不骄傲自满,也不挥霍无度,他充分的利用着这个天分,结合一腔热血般的喜爱,在‘荣耀’里一直保持着初心。当别人在为世俗利益劳累奔波时,也只剩下他一个人,在自己的世界里继续着他的‘荣耀’。
可能别人认为‘叶修’这个人,能够得到那些别人所得不到的荣誉是理所当然的事情,然而他们不知道,在他们看不到的地方,‘叶修’为了那些荣誉做了多少的苦工。
一开始的‘一叶之秋’战斗法师到后来的‘君莫笑’散人,这一路走来的经历叫人感到精彩也叫人感到感动,但其中崎岖的过程他从没有对别人提起过。
叶修前辈他很骄傲,这份骄傲不显山不露水,只有熟悉他的人才会明白他挺直的腰杆后所肩负的责任。
他的认真、执着、对目标一如既往始终不变的热爱,完全配的起那一个又一个的冠军,我崇拜他,因为他是叶修。”

叶修呆愣在电脑屏幕前,手指间夹着的烟因主人的长期忽略而积了一大截的灰。叶修回过神,手指动了一下,烟灰就这样掉下了一大段。
这个……这到底是谁写的……
叶修皱眉想着,浑然没有注意到身边靠过来的人。
“哟老叶你在看什么呢看的那么津津有味儿的。”魏琛带着一身和叶修一样的烟味凑了过来把脸横在屏幕前看起来。
“我擦嘞老叶这是啥?!之前的那张调查问卷?!这怎么看起来像是情书啊?!”快速浏览了一番后的魏琛大叫起来,吸引了兴欣各位的注意。
“什么什么什么?什么情书?”闻声而来的方锐急吼吼的赶过来挤过魏琛也把脑袋凑在屏幕前看起来。
“我的妈…”受到了惊吓的方锐啧啧称奇。“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崇拜叶修就算了还写的那么一本正经的,话说这货是谁啊?”方锐转头问叶修。
叶修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见鬼了吧这…咦?还没有完?这下面还有啊。”眼尖的方锐大大发现页面右侧的进度条还没有拉完,于是直接夺过鼠标一口气往下拉。
不得不说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叶修前辈在打完荣耀后会习惯性的抽一支烟,比赛也不例外。只是如今专业的比赛场地内的安装了一些禁言设施,前辈没少抱怨过。”
“叶修前辈每晚睡前都会做一遍三分钟的手操,虽然每个职业选手都会做,但前辈说过他的手操是他自己独创的。很特别。”
“叶修前辈爱笑,只是大多数人都说是带有嘲讽的。其实在打荣耀时的笑,是发自内心,最纯粹的。他们不知道而已。”
“叶修前辈喜欢抽xx牌子的烟,无论价格,只要是那个牌子。”
“叶修前辈不喜欢逛街,懒是一方面,可能另一方面是被同战队的姑娘们吓怕了吧。”
“叶修前辈对自己的生活不是很在意,甚至很随意到将就的地步。”
“但他对荣耀是一如既往的坚持。”
“我也是。”

……
三个大男人你看我我看你,相顾无言。
好半晌,魏琛点燃一支烟开口:“叶修…你真的不知道这人会是谁?”
叶修把身子往椅子上靠,也点燃了一支烟,说:“哥哪知道啊,这不都是匿名的吗。”
方锐在一旁洁身自好不缠云绕雾地问:“那你没个头绪吗?”
头绪啊……
叶修砸吧着嘴回味。
好像,似乎,貌似,大概,也许,可能,或者,应该,差不多能猜出是谁吧。

那个在自己的身边绕过一段时间,话不多但是却又方方面面的使自己都照顾到。言语很少,身影却一直跟在自己身边如影随形。
有那个人在就会很安心。
叶修对这个忽然冒出来的念头吓了一跳。
魏琛和方锐被叶修猛地起身的动作吓了一跳。
“咋的,你有头绪了?”两人几乎异口同声地说。
“没有没有,”叶修摆手,“都说了是匿名的天知道会是谁。你们很闲吗,帮哥去外边货车搬货去?”
虽然嘴上说着没有头绪不知道是谁,但叶修叼着烟嘴角噙笑的表情很明显的出卖了他。
两个老男人看着也不点破,一边逃跑似拒绝的离开一边相互嘀咕:“你看叶修那样儿!还说不知道,哄虚空阵鬼呢?!”“谁说不是呢,你看这笑不知为什么增加了对单身狗的攻击…啧啧啧这空气中弥漫着的恋爱的酸臭味啊……”

两人没有压低音量,距离不远的叶修听得一清二楚。
叶修摸了摸鼻子。
恋爱的酸臭味?
呵呵,还挺好闻的。

另一边,轮回战队。
“队长你看我给你想的办法怎么样,我就说了问方明华那个家伙绝对没问题。你瞧瞧同样是写‘崇拜叶修’的问卷,就你写的…呃…最精彩!有理有据,嗯…很丰富!只不过…”江波涛转过头询问身后那位脸红到疑似发烧的自家队长,“怎么关于叶修前辈的事情你怎么知道这么多呢?”
周泽楷的呆毛弹性十足的跳动了两下,而呆毛的主人则是红着脸紧闭着嘴巴眼光四处乱窜,故作冷静却手足无措。
……
江波涛觉得有些头痛,面对恋爱着的队长自己这粘合剂并没有什么作用啊。
为了缓解压力,江波涛只能对在一旁训练的方明华说:“多谢了啊明华。”
“什么?”方明华摘下耳机一脸疑惑的看着江波涛。
“就是帮队长写那份调查问卷的事儿啊……”
“我只是教了队长该怎么写,一个队的,不用说这些。”方明华吊吊的摆了摆手表示不用在意。
江波涛虎躯一震,他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你的意思是那份问卷是周队自己写的?!”
“…是啊怎么了…难道队长写砸了?”没看过内容的方同志表示很方。
不…写的太好了…这根本不是队长的画风……
这种话要怎么开口才能不破坏队长的形象呢。
看了一眼依旧呆毛“bo”起身边散发小红花的周泽楷,江波涛抽了抽鼻子。
与叶修掩饰心理的抽鼻子动作不同的是,江波涛纯粹是因为感受到闻到了什么味道。
啊,可能是来自恋爱的酸臭味吧。

评论(8)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