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麟毛

孤苦伶仃一只狗,独自在双修

两年前写的很OOC的东西(。)

“漩涡鸣子,我们从四岁开始就在幼稚园认识,打打闹闹的过了十六年。”

“从你假小子的短发到活泼的双马尾再到温婉垂放的至腰长发,我陪你十六年,见证了你这十六年的变化。”

“你如阳光耀眼的金发没有变,你碧蓝澄澈如天空的眼眸没有变,你脸上如猫须的胎痕没有变——‘我喜欢你’的这份心意也没有变。”

“你就像只会撩人却不懂人心的小猫咪一样,一直以来我喜欢的人都是你,你却不停撮合我和春日野家的那个女人?你这个——吊车尾的。”

“我喜欢你——我们相处得也够久了,你也该清楚我是个什么样的人了。我的父母和我的老哥,你明白的一清二楚,还有你的父母,我也很清楚。我们两家的关系都那么熟络了,为什么还要让别的人来搅和这一切呢?”

“我从一开始就认定了你,所以我一直洁身自好拒绝别人的邀请。至于你——那个绿眼狸猫一直都是我监督的重点对象,我始终没让他得逞过——除了那一次。”

“还不是因为你太蠢吗?你这个吊车尾的。你居然让他靠近你,一乐拉面比我还重要?”

“好吧我先不和你讨论这个了。”

“拜托,漩涡鸣子,我在和你告白啊。

“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我们的关系不一般,你怎么就不动动你的脑筋开窍开窍呢。”

“果然,是个吊车尾的笨蛋。”

“好吧,我不说你了。”

“那么,漩涡鸣子小姐,你愿意嫁给我吗?”

“怎么可能只是告白那么简单?!我喜欢你十六年了,我再不求婚难道我要眼睁睁看着你被绿眼白眼的家伙给抢走吗?!”

“你还要考虑?我已经让鼬去你家提亲了——反正我父母对你这个儿媳没有意见。我母亲一直把你当闺密,你嫁到我们家来她可高兴得不得了。”

“你还要考虑什么?漩涡鸣子你知道吗,从我意识到我喜欢你的那一刻开始,我就考虑了和你在一起后会发生的事。我考虑了你的生理日期,考虑了你的喜好憎恶,考虑了你的家庭父母,考虑了你的喜怒哀乐,考虑何时才能牵起你那双娇嫩的小手,考虑何时才可以堵上你那吵闹的唇,考虑何时才能够拥你入怀抚摸你柔顺的金发——”

“考虑你会不会在我向你求婚的时候娇羞的含笑点头,考虑你会不会为我穿上带有宇智波家徽的白无垢,考虑你会不会成为我宇智波佐助这辈子唯一的妻子。”

“鸣子,你愿意姓宇智波吗?”


评论(3)

热度(2)